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那里下雪了吗

 

张水鱼

 

天不下雪的时候,对雪的思念尤为强烈。

没有雪花翻飞的冬天,实在冷寂。特别是近几年,常常盼雪盼到绝望,有时,本该入冬即到的雪却辗转到来年的春三月才露面。今年稍好些,10月中旬的时候,就有同城女友在微信圈里晒雪景。那是覆盖在树枝上和山坡上的薄薄的一层白雾,如果不点题说是雪的话,大都会视作秋霜的。然而也还是有惊喜之感,因为心底多了一丝温润。至少说明,雪已经来报到了,而且还来得这么早。问朋友是在哪里拍的,说是在西山上。

啊,雪来了,她从天上来,她来到人间先落脚在山上。

有点小兴奋,这不是我盼望很久的雪的脚步声么?看看图片里秋霜一样的薄雪,感觉上已触摸到她的指尖了。

雪从天上来,她不是凡尘的女子。

她通常选择晚上来,在人们鼾睡时轻轻叩响窗棂,为人们的清梦添一丝甜味,为一个崭新的早晨隆重着色。

她偶然在黄昏里来,任点点银粉挥洒在空气中,与街灯交相辉映,看灯晕里的银粉如何变金,照亮行人兴奋的脸庞。

她有时娉娉婷婷着来,带着欲语又迟的娇羞。你想把她含在嘴里,于是你伸出了舌头;你想把她握在掌心,于是你感受到了她的体温;等你想拥她入怀时,她却倏忽不见了。

她有时匆匆赶来,像是受人之托来转交一封信。不过她实在是位性急的姑娘,把那洁白的信笺挂在树枝上就走了,茶也没顾得上喝一口。那打算跟她表白的太阳先生也只是看到了她的倩影呢。

她有时英姿飒爽而来,披挂着她的白色大斗篷。她站在山尖上,山们全白了;她掠过树梢和房屋,树们和房屋们也都白了;她跳落在地面上时,干脆把斗篷卸下,于是地面上全白了,而且是毛绒绒的一层。

有时,她准备小住几日,出发前就准备好了三五天的行囊。那连绵不绝的雪片一忽儿小一忽儿大,一忽儿急一忽儿缓,全凭她一时的兴致。兴尽晚归时,已是满地的珠玉。

有一对母女经过,欣喜地把她们的脚印落在雪地上。小姑娘还别出心裁地在脚印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有一对情侣走来,他们以踩雪为乐。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就是他们的情话。

谁家的爸爸走出屋外,后面跟着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他们准备在这里堆一个雪人。

学校里的操场上沸腾了,这里正进行冬天里最生动最别致的一节体育课。

……

写到这里,我有点坐不住了。走到窗前,我企图捕捉关于雪的哪怕一丁点儿讯息。

你那里下雪了吗?

 

(本文见《新作文》初中版2014年第12期卷首)


 

 

来自好友的酬唱2:水先生

                                   水先生 


                


                                       余


 


 


    又一次见到了水先生,这次是在武汉。


水先生美丽端庄,知性温和,这是她留给朋友们的第一印象。待你和她谈过几句话后,就会发现她温和的性格背后却有着火一样的热情,温暖着每个人的心。
  初次见到水先生,是在两年前的省青年教师优质课大赛上。当时,水先生坐在主席台上评课,我坐在台下,认真聆听。水先生结合自身的经历谈大赛的精彩、语文课的美丽、语文人的幸福,她态度真诚,语言典雅,旁征博引,娓娓道来,令我仰慕。《语文教学通讯》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是我最喜爱的语文教学杂志;而水先生又是杂志的首席编辑,多想和她交流,多想听取教诲,但我不敢上前,因为我对水先生充满敬畏,就这样与她擦肩而过。
  再次见到水先生,是在去年深秋。《语通》主编刘远先生和水先生到我省参加教学研讨会议,市教研室郑主任向水先生推介了我们开展的“语文亮点教学研究”情况,她很感兴趣。于是会议结束之后便和刘远主编不辞辛劳,专程来到龙泉北校,听了我和陈老师的课,给予了较高的评价。我知道这是水先生对我们的鼓励,更是对我们的鞭策。这次相见,我们一见如故,我真切的感受到我自以为高不可攀的水先生竟是那样平易近人。深秋的街道上铺满了金黄的落叶,踩上去软绵绵的。我们漫步其间,谈编辑部的工作,谈学校的教学,谈家庭的幸福,谈孩子的成长……秋日的暖阳撒在身上,暖融融的。这份暖意,更多的是来自水先生由内而外所散发的人格魅力! 
   
今天晚上,再一次见到水先生,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怀着这种心情,我来到大赛组委会专家组的居住地,轻轻推开郑主任的房间门,其时水先生正与郑主任谈教研工作,见了我,水先生起身快步走了过来,我们俩轻轻拥抱在一起。短暂的寒暄过后,水先生便关心地问起了我们的语文“亮点教学”工作。因为《语通》从2014年开始,“活动”板块将聚焦全国各省市语文“名师工作室”的活动内容,刊登“名师工作室”开展的有特色的教学研究成果,我们工作室也提交的开展活动的相关资料,想得到《语通》社和水先生的指导,与走在教改前列的同行相互交流,提升自我。
  
水先生对我们提交的案例、论文给予了详细的指导,她目光敏锐,思想睿智,总能抓住问题的实质,在我们迷惑之时指点迷津,让我们豁然开朗。这期间,钟祥市教研室的王主任和“微点作文”教学研究的主持人邵金喜一行五人、京山教研室的梅主任和参加本次大赛的小丹老师先后前来拜访,水先生都是同样热情接待。她关切的询问小丹老师明天的课准备的怎么样了,叮嘱她早点休息,第二天能以最佳的状态进入赛课角色;她认真听取邵老师关于推广“微点作文”教学的设想,并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办法。
  
时间不早了,我要告辞了,水先生也要上楼回房间休息了。我们一同走出郑主任的房间,在等电梯的间隙,我们聊起了女人的话题一一购物。我问水先生买衣服了吗?她笑着说,身上这件衣服就是才买的。这是一件深蓝色的薄呢裙子,内里是深黄色,在胸前有几处隐隐透出,与袖口卷起来的深黄色相互映衬,非常雅致,穿在水先生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我也笑着说,刚才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可是只顾着激动了,忘了赞美您了!说罢,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时,电


梯门开了,水先生非要看着我先下楼,她才肯上楼。
   
坐在回宾馆的车上,我想:正是因为有了水先生和像水先生一样的编辑老师真诚地对待每一个初识或相识已久的朋友,真心地为他们和教育教学着想,让这些教育期刊远离浮躁和功利,才给那些心怀梦想的老师们搭建起一路追梦的平台,这些追梦人飞翔的翅膀才会越来越强壮。这其间,水先生们无私的付出怎能不让人深深感动?


 


(感谢语文,感谢缘份,感谢肯为我化时间写作的余青老师。可链接阅读本博相关文章《在语文的天空里》)

来自好友的酬唱1:水先生

因为经常行走在优秀的语文人中间,一直有一个为语文人立此存照的写作念头。想法很强烈,动笔却总也迟缓,主要是觉得自己笔力轻浅。没想到的是,在我的想法放飞之前,自己先成了他人笔下的语文人。由此非常感谢雷介武老师。感谢他的这篇文章,使我有了一个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机会,感谢他的创造性劳动,为我即将开启的语文人的写作树立了标杆。


 


水先生


                                                       


  (作者: 雷介武 
   水先生,山西太原人,我朋友。原是《语文教学通讯》编辑,现为《新作文》执行主编。


“水先生”是其QQ名,以前叫“水之湄”,真名为张水鱼。“水鱼”是父母所赐,“水之湄”是自己所取,“水先生”是朋友所赠。“先生”之誉,是赠者敬其学识,她反抗,朋友就忽悠她说“万物水先生也”。


水先生其实是个极为柔媚的女性!齐耳短发,素雅清纯,尤为知性。


她的忘性令人捧腹。出门落钥匙,下车忘关窗,应酬忘手机的事,于她来说,是家常便饭。有一次,在湖北荆门参加教学活动,已端坐主席台的她,发短信给我,说眼镜落宾馆里了,要我同去拿取。真是的,出门这么久了,又过早,又乘车又进会场的,怎么现在才想起眼镜没戴!等我们急急赶到宾馆,她又突然记起眼镜应该在昨晚的餐桌上;辗转绕到餐厅,她却在包里觅得那该死的眼镜。天,我真服了!


她的心理素质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常常外出参加教研活动,常常上台发言,但一开口,她就慌;一慌,就忘词。要是别人,练了几次台,早就无视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从容镇定了。她就是不行,练了N多次,还是慌。记得那年在湖北省优质课竞赛点评环节,她本腹稿清晰,成竹在胸,但一开口,瞬间脑空一片,说上句没下句的,摇曳台上近两分钟,在老师们善意的掌声中,她率性地自嘲:“我这人就是这么没出息!”一句话,自降身份,拉近了与老师的距离,更热烈的掌声蜂拥而至。这狂差的心理素质,也许,是因为潜意识中,她一直是仰视并尊重着台下那些孜孜以求的教师群体,她根本无法做到“无视”。


星,是水先生的湖北闺密,近几年远在挪威支教,二人久未谋面,甚为想念。她俩趁全国诗歌教学研讨活动之机,相约温州。那天,数月未雨闷热干燥的温州突然下起淋淋细雨,天地被洗涮一新,令人神清气爽。本是早早约定了见面时间,我因为应酬耽误了,在“女汉子”星的埋怨中,我们急急赶到水先生的宾馆,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水先生不顾旅途疲劳,还一直等着我们。一见面,她和星又是兴奋地拥抱,又是各自在包里悉悉索索地折腾着什么,许是互赠礼物吧。我们几个哥们懒得理她们,自顾在房间里高谈阔论胡乱抽烟的,她毫不介意,乐呵呵地茶呀水果的忙乎着。临行,我们几个馋嘴的哥们不怀好意地盯着朋友送她的原浆青瓷坛酒,她窥得我们的狡黠,爽快地说:“拎去,拎去喝!”


她的语通QQ群,汇集全国数百名优秀语文教师,交流教学理念,解决教学难题,传播教改信息,探求教研方法。这是一个纯粹的语文群,只谈教学,不谈政治,不论私事,不涉负面。纪律严明,作风严谨。一次,湖南有位老师在群里散发广告,传播消极段子,水先生先是善意提醒,再是严肃批评,三次无效后,水先生果断将这个老师“踢”出群里,毫不客气。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个身材不高体重轻飘的水先生,并不只是水样的温柔。要知道,她水先生,是在山西劲爆黄沙吹拂中长大的呢,刚起来,可了不得。


这个独特而大众,率性而严谨的水先生,更有极为聪慧和不断创新的职业秉性。


她先前负责《语通》课堂专栏,其专栏内容时换时新,总能掐准一线教师的心声,满足其迫切需求;她撰写的编者按高屋建瓴,总能巧妙勾连理论与实践,启人心智;她打磨过的标题鞭辟入里,总让人眼睛一亮,颔首称赞!她搜集到的活动现场极具前瞻性,总能引领我们在精彩纷呈的活动现场,领悟全国语文教学改革的前沿理论。


自己的专栏精致了,她可不满足不闲着。她说,身为语文人,应有语文心,尽为语文事。她写稿、投稿,在众多杂志发表教学文章;她在别家报刊开设“名师读课文”“作文理疗室”“影视吧”等多个专栏;她还热衷参加各地教研活动,不回避火车之漫长,不惧怕汽车之颠簸,不推托繁华的都市名校的邀请,不婉拒偏僻农村学校破落的教室,只要能走进课堂和教师开展有价值的研讨。


如今,她担纲《新作文》杂志的执行主编,她的语通QQ群也更名为“文通”, 她说她接下来的十年会专注写作,厮守写作,为学生的写作、教师的写作当好参谋。她在群里露面的次数明显少了,我想,“水”一定在潜行中吧!相信,她的《新作文》会翻飞出别样的风采。


水先生对编辑的定义,早已不是迎稿、改稿、发稿,偶尔玩采稿秀的机械工作,而是如此的丰富与生动!


她,不仅仅是一位编辑,更是一位语文人!


和她的友情,温暖的细节太多!倍感珍惜的是那年在家乡赤壁的课题活动。


那是2009年,她到赤壁指导我的课题。于她的家乡太原,赤壁是千里之外,弹丸之地,她能不辞辛劳远道而来,帮助我的“文本价值的教学选择”课题,怀揣的不单是一个语文人的责任与敏锐,还有一个朋友的深深情意。在实验中学,我和宋仲春老师同课异构《我的叔叔于勒》,簇拥的听课老师、热心的水先生,还有省教研室蒋红森老师,是我记忆中最明晰的片断,他们和《我的叔叔于勒》不同的教学选择,汇成一股语文的热流,燃烧在整个阶梯教室。蒋老师的精彩点拨如醍醐灌顶,水先生的即兴小诗至情至理,获满堂彩,尽管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忘词。


活动闲暇,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陪她游览赤壁古战场。凤雏庵的典史,千年银杏的沧桑,沉淀着我们的思绪。在昔日金戈铁马、浓烟烈焰的赤壁矶头,江水恣情拍打着崖壁,江风恣意吹动她的头发。登临翼江亭,面朝涛涛江水,我们的思绪完成了从古到今的对接,我想:壮阔的历史,不屈的精神,尽含智慧的战争,该激荡且坚定着水先生的语文心!


 


 

作文理疗室:文章也讲究风调雨顺

文章也讲究风调雨顺


 


主持人的话:


有一天晚上,很晚很晚了,桌面上的QQ上探出个小脑袋来,是小H,她说:先生,我明天有一个国旗下的讲话,你能帮我润色一下吗?想着小孩子上学之艰之辛之苦,我说可以啊,快快发来吧。因为考虑到小H的时间问题,对这篇文章的望闻问切过程都变成水先生自己一堆快速的心理活动反应啦。


                                               水先生


 


H发来的原稿是可以省略的,因为先生当时的心理活动足以把这篇稿件她看到的不足及修正理由表达出来,先生心理活动如下:


在演讲稿里,单音节词不如双音节词好使哟。难道演讲稿写好小H没有大声读过试试吗?


必要的代词“他们”怎么能省了呢?这样的交代不仅能说明事情,而且能延长句子,气流的效果才会更好啊。这是演讲稿的语感问题


哦,这个若,在演讲稿里用“如果”更好呢。


气流,气流,气流怎么表现?


一边想着,先生一边就在原稿上开始改动了,为了方便小H看到改动了哪些地方,找到改动规律,特意对自己改动过的句子用了红色标识,发给了小H。并有以下简短对话—–


 


先生:作为一篇演讲稿,稿件写得是不错的。向你学习哟。


H:您改动后是真不错了呢。


先生:这里面,因为是发言稿,考虑到气流的问题,个别语感不充沛的句子帮你完整了一下,其中个别用词不够到位的地方也换了词,就两三个这方面情况吧,大多是考虑语感问题。我改过的用红色标识,如果认可它们,你把它们变黑就可以了


H:好的。另外阿姨你觉得题目行不行啊。


先生:刚才没太注意这个问题,倒是可以重改一下,你觉得为什么要改动呢?


H: 我觉得“成长,让春蕾瓣瓣吐露芬芳”好像有点不够响亮。


先生:哦,还是从语流的角度出发,你看改成“春蕾瓣瓣,吐露成长的芬芳”可以吗?这样是不是有点味道?


H:有道理啊,有味道啊,而且更准确了。


先生:嗯,文章也讲究风调雨顺的。不早了,早休息吧。你感觉好就是最好,祝你明天演讲成功!


 


 


附:改文如下:


 


春蕾瓣瓣,吐露成长的芬芳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春蕾瓣瓣,吐露成长的芬芳”。


绚丽娇艳,美在片片花瓣的秀韵多姿;圆形和谐完美,贵在饱满,不留缺憾;成长,只有功能齐全的营养合剂才能让骨骼拔节得更铿锵


在“北大校长实名推荐”的选拔中,学长们妙语连珠的演讲、字字珠玑的辩论、文不加点的应答无不给人以震撼。博学慎思成就了他们出类拔萃的学业,琴棋书画展示了他们丰富多样的才华。运动场上有他们疾驰跳跃的身影,校内活动展现了他们叱咤风云的气魄。同样是莘莘学子,他们把90后的风采演绎得淋漓尽致,他们我们的偶像,更是我们的榜样。


在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极化持续推进,多元文化繁荣交流的今天,个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民族复兴的求。奇才毕竟是少数,而挑起国家重任的是更多平凡但不普通的人才。对于个人而言,各学科的交流互渗日益密切,如果个人不能在某一方面攀援巅峰,彪炳辉煌,“一专多能”同样可以展现个人魅力,提高生命质量。如果说成长是一朵花,唯有让每一片花瓣都张开翅膀,才吐露最美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