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绘形到绘心

从绘形到绘心


   


                                                      张水鱼


 


这一期杂志里,比较惹眼的是三篇跟“老师”有关的稿件。老师是学生作文里上镜率最高的人物之一,研究老师形象的写作,对于写人的作文教学自有其积极意义。


 


一篇是来自湖北省初中语文优质课竞赛的获奖课例《与师同行——写人作文指导》。这个课例立足于写人作文,在“写什么”上着力,引导学生“走近”“亲历”“进入”,体悟自己的作文对象,在体悟中搜寻并筛选有价值的作文材料。


 


一篇是江苏生态作文教学团队的周文忠老师提供的教学个案,展现的是一节生态作文课的打磨过程,文题是《关注学习起点,注重写作体验》,其中三次艰涩的调整过程,让我看得有些纠结。它让我感受到了当下作文教学的缓慢尴尬尽管周老师在调试中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反思力。


 


索性掉转头,放松心情,细读一篇回忆老师的好文章吧。《回忆我的长辫子老师》是一篇意外来稿,题目是编者后来加上的,刊登在“交流”板块的“八面来风”栏目里,作者是一个与中学作文教学不搭界的社会人士。刊登这篇文章,一是因为它的写作因本刊而起;二是有意呈现一个自然状态的写作者的文字样本,立此存照,以便让我们思考正在做的与所期望的之间的区别。


 


我们不妨设身处地感受一下,一个中年律师,偶然间翻看这本研究中学作文教学的杂志,里面的内容与他目前的工作生活相去甚远,但正是这种偶然,使他有机会看到了文字背后那么多清一色的语文老师。他阅读,同时也在对比。于是,他的不同阶段的语文老师形象浮现于脑海——有些事,也有些人,竟还是那样清晰,那样刻骨,于是,情不能已,提笔成文,甚至连题目都来不及去专门设置,更不去想那目标性很强的发表与否的问题。他写作,只为有事要记,有情要抒,有感要发。从这样的写作状态里,我们看到的,不正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语文能力与写作素养吗?这样一种“愤”“ 悱”状态下写到自己的老师,情感、体验、省悟自然都在场。他刻画的长辫子女老师自然不只是求“形似”的人物形象,还有从“心”出发省悟到老师彼时的生存状态,对恩师的感激与敬重都融在淡淡的叙述文字里。


 


三篇稿件,两篇是指导写作的课例,一篇是回忆性散文,本不具有可比性,但这三篇稿件都关注或体现了写作主体的真实体验,努力实现从绘形到绘心的提升。


 


我曾听见一个小女生和大她七八岁的姐姐同唱《大城小爱》,两个嗓子和音准都很好的女孩,唱出来的味道竟是那样的不同。原因很简单,一个是羽翼未丰的青涩女生,一个是奔波在大城市里正享受甜蜜爱情的熟女。小女生唱的是音准,熟女唱的是情韵;小女生唱的是故事,熟女唱的是心事;小女生唱的是他人,熟女演绎的是自己。二者之间,一个在尽力渲染,一个在表达心声。从绘形到绘心之间,不只是看见,更需要经历,需要切肤的体验,以及从体验出发升华了的感受和理解,当然,还有时间。


 


然而,谁又能说小女生唱的歌没有她独特的吸引力呢?又有谁能说,若干年后,小女生成长为熟女,不如今天的熟女唱得更完美呢?


 


倾听小女生唱的歌,同时努力成就她的灿烂演唱,表达我们的欣赏,并对她的成长充满期待,这是我们的作文教学研究正在做的极有价值的事。


 


(文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5年第10期“编后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