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是一个自恋的人吗

                欧阳修是一个自恋的人吗


                      ——从一堂课谈起


                              水鱼


笔者在教学《醉翁亭记》时曾出现过这样一个小插曲。


那是教学这篇文章的最后一个课时,分析完人物形象的特点后,我要求同学们用“我觉得欧阳修是一个……的人,因为……”这个句式来说话。


同学甲说:我觉得欧阳修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因为……


同学乙说:我觉得欧阳修是一个爱民如子的人。因为……


同学丙说:我觉得欧阳修是一个很潇洒的人,因为……


同学丁说:我觉得欧阳修是一个自恋的人……


她的“因为”句还没开始说,同学们就哈哈大笑了。这笑里藏着的意味有很多,有对这个结果所表示的惊异,有对这位同学勇气的赞叹,继而也有同学小声说:好像就是这样的。


于是我示意这个同学继续讲理由。她说,欧阳修首先是非常恋他的名字,关于他的名字他就写了三处,“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故自号曰“醉翁”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另外,他对自己能写作好像非常得意。文章最后一段里,他说:“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太守也。”难道在座的真的没人能“述以文”了吗?真是太自恋了。


未及我评论,又有一同学附和道:“还有啊,”文章第三段里的四个层次中,先是“滁人游”,再是“太守宴”,然后是“众宾欢”,最后是“太守醉”。这就是像是照相取景,先是远景,然后是近景,最后是特写,而特写的内容就是“太守醉”啊,他把自己作为了整个画面的焦点。这种作法是有些自恋的味道。


学生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如果就这样给一代文豪欧阳修带上这样的帽子实在哗然,哗然的原因当然在属于后现代生活里这个热俏的“自恋”一词。


“自恋”这个词如果只是表示爱自己,这一点很好解释,爱自己是一种太正常的现象了,但从普遍的意义上讲,自恋是过分爱自己的现象。这和它的来历有关,请看下面的资料:
   
自恋一词见于欧美文学作品中,直译成汉语是水仙花。这来自一个凄美的古希腊神话:美少年那西斯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爱上了自己,每天茶饭不思,憔悴而死,变成了一朵花,后人称之为水仙花。精神病学家、临床心理学家借用这个词,用以描绘一个人爱上自己的现象。


那么问题就集中在,欧阳修爱自己爱得过分吗?对比于事例中的那个爱己成廦的人,欧阳修当然是相去十万八千里的,但如何说服学生呢?我还是决定将学生的关注点拉回到文本中。


于是我领着学生从“爱”这个视角出发重新审视全文,看看作者真正爱的是什么,这样,学生很快就会发现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欧阳修爱美景。首先他懂得赏美景。你看他写景多有章法,多有滋味啊。第一段的开头“环滁皆山也”是个鸟瞰,“林壑尤美”的“尤”突出一种辨别意味,“渐闻水声潺潺”的“渐闻”突出一种亲近,“有亭翼然临于泉上”的“翼然”则体现一种想象。再看第二自然段,作者精心刻画了此地四季和朝暮的景色,字里行间中,难道没有深深的恋之情在内吗?


欧阳修爱百姓。欧阳修为什么对此地美景情有独钟?因为此地美景中不仅有景致,还有人文情韵,有老百姓的和乐之景。看那惬意的“滁人游”:
   
负者歌于滁,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


看那用心良苦的“太守宴”:
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


看那与民同乐的“众宾欢”:
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


太守为什么会醉?为什么要醉?他醉于景,也醉于情。此情此景不醉,更待何时?这里的醉,是酒醉的醉,也是陶醉的醉。四个层次这样写,先因后果,是很自然的事情。


欧阳修爱思辨。在文中最后一段,欧阳修写了一些富有哲思的句子,如:“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这个“知……不知……”的句式中,太守抖了一个小小的包袱,那就是“乐其乐”,意思是太守自有自己快乐的事儿,那么令太守快乐的事儿是什么呢?文章的字里行间已泄露了秘密,那就是在他管辖下的滁州城能够政通人和,百姓和乐,是一件令他特别自豪的事情。


鉴于以上分析,太守的“自恋”更应该理解为一种在意,他在意自己能亲自为醉翁亭命名,在意把滁州建设得这么好的政绩,在意百姓能与自己同乐的胜景,也在意自己能舞文弄墨的才华。因为在意而情韵贯通,成就了这么一篇情景意俱佳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