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菊花黄

十月菊花黄


 


张水鱼


 


十月是以淡巷浓街的菊花启幕的。


 


你看吧,十月的日历一掀开,广场、绿地、商场、校园,各单位庭院里,便都摆满了小盆大盆的菊花。这些菊花,像是特意亮出的“十月”接头暗号。


 


这些菊花,花瓣层层堆叠,团团相拥,来总结秋天的繁荣收获,并表达十月内心的愉悦。


 


这些菊花,浅淡宜人,素雅高洁,避得暖风禁得凉。他们日以继夜,低吟浅唱,伴随着十月由秋入冬的全过程。


 


不信,你听,人们在赏着菊花唱着歌谣的工夫,时在移,物在迁。


 


——菊花黄,秋收忙。大豆谷子高粱站在田野,踮着脚尖争相瞭望,等待着人们到来,于是田间地头到处都是喧嚷的加入收割的人群。人们在忙碌中疲惫着也欢喜着,后来出场的一声吆喝炸响了村庄:“谁家的猪儿,挣脱铁索,跑了——”


 


——菊花黄,雁成行。彩色的叶片儿明暗闪烁,天高云淡,大雁列队翔于天。小燕子们开始打点行装,带着美好的北方记忆,准备往南方去。秋天则带着所有的果实,也准备撤离。落叶,默默归于泥土。正如果实对于花蕾是一种回报,所有的离开也同时是归来的证明。


 


——菊花黄,寒露降。秋天要谢幕了。十月剧场里,种子开始接受阳光的筛选。一切成熟都在接受秋天的最后检验,刻下生命的里程碑和记忆的年轮。人们登高望远的时刻多起来了,对月抒怀的感受多起来了,把酒话桑麻的氛围浓起来了。


 


十月是真诚的。大地坦然地裸露它的肌肤,果林热情地捧出它的果实,河流唱着抒情的小调,而天空的眸子澄澈无比。


 


十月是迷人的。十月的迷人,在于变幻。你看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山的这边绵延到水的那边;更醉人的是月光,它浇灌的相思曲如泉水汩汩流淌。


 


十月是成熟的。一阵秋雨过后,街上穿风衣的人就多起来了。人们在问过天、问过水、问过落叶、问过香茗之后,做事更加紧凑、果断了。


 


十月是新旧交替的握手,十月是岁月沉淀的蜜醇。


 


十月走了,季节的扉页上留下一个黄色的菊花刺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