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是个宝地

课堂是个宝地


 


——“初中语文智慧课堂”丛书后记


 


张水鱼


 


时间滑落到2012年末的时候,我在《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 “课堂”板块做主持人也整整十年了,加上做语文教师的十年时间,厮守语文与课堂,是整整二十年的时光。


 


有十年的时间,我沉浸在语文的曼妙和课堂的琐碎里,用俯首躬耕的劳动践行自己的教育理想;有十年的时间,我站在了课堂的幕后,隔着文字去审视课堂里发生了和发生着的一切,看语文教研潮起潮涌。


 


也许是因为这两份工作的关系,我对语文与课堂有着别样的情结,对于工作在语文和课堂田野里的语文教师有着格外的关注和别样的瞩望。策划这一套丛书,一是想总结一下二十年的工作积累,二是想呈送给语文老师们一份精致而实用的礼物。


 


与其他科目相比,语文课堂更注重走向心灵。最有魅力的语文课堂是作者(文本)、教师、学生心灵交融的情感场。走进作者的心灵,就需要重视对文本的解读,并立足于学情进行合理而有创意的教学设计,进而引导学生发现语文之美、生活之美,人情之美。这样,发现与创造的精彩往往也会不期而至。


 


当然,课堂教学永远是遗憾的艺术,每一堂课都不是完美的,而不完美的部分正是需要修正和改进的地方,是我们的进步空间。所以,课后老师们还需要细心听取他人评价,并能就课堂教学之利弊谈点自己的看法。这也就同时进入了教学反思阶段。对课堂教学进行反思,一个重要的技能就是能把所讲的课说出来,写出来。这里就还涉及一个教学写作的问题。


 


鉴于以上种种,这套丛书最早定位于这么6本:《文本解读的智慧》《教学设计的智慧》《课堂生成的智慧》《课例品评的智慧》《教学反思的智慧》《教学写作的智慧》。因为精力有限,后两本书尚未启动,以后有机会也许能再续前缘。而《教学设计的智慧》一书因为内容多而细分为“阅读”和“写作”两块,即《教学设计的智慧》(阅读)和《教学设计的智慧》(写作)两本。目前呈给大家的就是这样5本书。


 


如果说关于这套丛书的构想是一个创意点的话,那么这个创意的背后却是一个宏大的工程。因为编写者不仅要自己是语文教学的高手,具备一定的写作能力,更要有工作的热情。完成这本书,需要在浩瀚的杂志与报刊中采集花种,广泛吸收近年来所有语文开创者和践行者的智慧,在这些已经被认可的精神产品中再行采集与筛选,并进行艰苦的叩石垦壤、披沙拣金的工作。这些工作,使我在细读丛书的过程中一次次被感动,并忍不住为他们独特的发现和阐释喝彩。


 


现在,看到这套丛书的终校稿,我感慨万千,要表达的感谢实在有太多。


 


首先要感谢余映潮老师。作为当今课堂教学艺术上的一座高峰,他对这套丛书的出版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这使我有了坚持下来的勇气。在丛书筹划阶段,他百忙之余还对各本书职能的切分和体例的调整给出了建设性意见,并参与了整套丛书的终审,亲自撰写了丛书的序,这些实在让我感动。


 


其次要感谢各本书的主编。没有他们在语文教学方面的研究和存储作积淀,没有他们的俯首耕耘,这套书也只能存在于我的想象中。编写一年来,从选题论证的集思广益,到编写过程中的碰撞交流,以及生动的编写故事,都值得反复回味。《课例品评的智慧》一书的主编冯大海老师说过:丛书的智慧,不唯追求用语的整饬,更主要的是着眼于智慧点的精准提炼,通过精要的阐释,让一线教师在阅读时,一眼就能捕捉课例品评的妙处,力避不着边际的叙述,耗费读者的时间。冯老师为了出精品,除调配优质教师资源,还动用了自己十多年来积累的库存。这些宝贵的积累不只是教学方面,还包含文学评论、文学欣赏,甚至是文化的、哲学的,将最近文学社科方面的新成果提供给大家,为其他编者提供了重要的参照,开阔了视野。


 


再次要感谢书中涉及到的所有作者。书中除编者的精心撰写外,有一些国内有影响的名师也加入其中,如黄厚江、李卫东、蔡明、郑桂华、王君、王佑军、邓鑫、沈建军老师等。作为国内课堂教学的领军人物,他们提供的稿件不仅是教学艺术的展现,还闪烁着学说的魅力,弥漫着创造之芬芳,提升了丛书的品质。此外,丛书引用了一些课例或者案例文本,对这些独到的文字,以及文字中体现的作者的实践智慧,我表示敬意。对最早刊载这些文章的语文类报刊,如《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的编辑同仁也表示深深的感谢,是他们最早从海量来稿中选出来的宝贵成果,丰富了语文丰收的原野,这是语文人之幸。书中我们选用的这些案例,有些因为主观的原因没有署名,有部分作品未能与作者取得联系,请作者朋友在看到本书后与我们取得联系,以便表达我们的谢意,面对语文,我们友谊长存。


 


最后我要感谢这套丛书的责任编辑刘晓露女士。她精细的工作作风以及孜孜以求的敬业精神是我学习的楷模。


 


这套丛书杀青之时,是2014年的春末,冬天的窗外已挂满彩色,鞭炮声阵阵传来。借着这份喜庆,我对亲爱的读者朋友说几句心里的话:


 


课堂是个宝地,它既是一块可以种植的肥沃田野,也是一座蕴藏丰富的矿山;既可以种植,也可以开采。所以,朋友们,用你的智慧创造课堂的惊异,用你的爱心品享课堂的精彩。观察课堂,阅读课堂,阐释课堂,调整课堂,创造课堂,充实自己的教研生活,丰富自己的教育人生。


 


如果说,这本小书在你的教研生活中能给你带来一点帮助,那是我最大的快意。如果你在阅读和使用的过程中发现了书中的疑点,还请不吝赐教,来信交流,以便再版时调整更正。


 


与你同行,真好。






教学写作的智慧

教学写作的智慧


 


张水鱼


 


通读《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4年第11期的时候,也是我主编的丛书“初中语文智慧课堂”付梓之际。对这套丛书的出版,我满心的喜悦与期待是可以想见的。但实际上,也略有一些遗憾。在我的构想中,这一套关乎课堂之智的丛书,不仅包括文本解读、教学设计、课堂生成、课例品评,还包括教学反思与教学写作。但因为精力不济,教学反思与教学写作两本书目前还躺在摇篮里昏睡。这里就我的“未完成”, 并结合这一期所编辑的稿件说几句话。


教学是一门艺术。它既是创造的艺术,也是沉淀的艺术。教学中的创造主要集中在课堂实践;而教学沉淀的形式,一是反思,另一个便是写作。在教学中,大家比较熟知的是那一幕幕极相似而绝无雷同的课堂演奏,而对课堂中些微的不适与突发的质疑缺少洞察,这被忽略的一部分往往是教学的有效增长点,对这些不和谐音符进行反思并写作,对于同仁们来说才更有意义。从邮箱的一个个邮件标题看过去,老师们写来的稿件大多是教学实录、教学设计、新题导写,而有质感的教学反思,有探索意味的课堂调试,对课堂里学生学习状态的描画却很少见到。


同所有的写作一样,对于教学写作来说,观点是关键,思考是核心,“怎么写”的问题也非常重要。从哪个视角开始你的写作,从哪个角度开垦你的写作内容,怎样对你的教学实践“一鸭三吃”,分门别类地进行提炼,是最能体现教学写作之智的地方。


封面人物徐赟老师的文章里有一段文字这样说:针对学校开展的一次活动,可以写出短消息,对活动进行报道;可以写一篇记叙文,叙述事情的经过;可以写一篇议论文,论述活动的意义;可以专题描写活动场景、人物的心理活动;也可以拟写活动主题语、活动策划书、邀请书、主持人解说词等等。徐老师这样的引导,相信老师们大多也做过,但有没有想过,面对同样的一次作文教学课,你也可以做这样多层面的开垦呢。


徐飞老师的文章《贴近自我,注重思辨》中,有一个“坚持定点研读”的策略。说可以引导学生定点研读某个“熟悉的陌生人”,某本蕴含智慧的好书,某种“有意味” 的文化,形成自己的“独家素材”, 就可以反复运用,化一为万,应付无穷了。老师们的写作素材就是你的教学生活,面对你教学生活中的特异事件,反复咀嚼,从不同层面进行阐释,一样可以精彩于教学写作。


奚桂云老师的《园丁赞歌,记叙要选好角度》里,有一个摄影师的说法比较贴切。同样的风景,主要看摄影师的拍摄角度和取景。高明的摄影家,由于其独特的视角,极为注意选择适当的角度来组织材料,安排场面,配置作品中景物各部分的位置和相互关系,拍出来的也许就是一幅艺术珍品。文章的写作视角同样有如此妙用,角度最能体现个性。角度选好了,文章便成功了一半。我的导师刘庆昌教授说过这样的话:“一般来说,想的时候,往大处、远处、高处、深处想;写的时候,从小处、近处、低处、浅处多做文章。”深以为然。


纵观本期文章,课例多了点,案例少了点;平实表达多了点,灵动变化少了点;大文章多了点,精致小文少了点。心思细密的读者朋友可以在此空白处多做努力。


教学写作的智慧,不过如此。


(文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第11期“编后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