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

 

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

 

张水鱼

 

正如饭要一口一口地吃,真话也是一句一句地说出来的。这是读罢袁源老师作文课《枝头的银杏是白色的吗》的第一感受。在这个课例的第三个环节里,袁老师设计了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游戏里有四个题目,要求学生分别就教室、同桌、班级、班主任老师用一个词进行评价,并用一句话解释一下。

 

可以说,这四个问题是学生第一次踏进校门时就存在的热门话题,按道理说,这样的问题在初中课堂上提出来,不是太幼稚了么?但事实上,从课堂实录来看,对这几个问题的认识与表达,的确有重新审视的必要,因为它们跟另外一个老生常谈的作文话题——“说真话,抒真情”遭遇着同样的尴尬。正如评课者黄本荣老师所言,教材中虽赫然写着“写真实”是第一位的,但又有多少老师理解了这句话,并在教学实践中去落实这句话呢?

 

让学生说真话、抒真情是作文教学的共识。然而,本该在小学就完成的说简单真话的内容还有必要在初中阶段进一步夯实。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学生的每一个作文练习阶段都飞得太快了。这是我跟许多老师、家长聊天时共有的感叹。小学着急完成初中的任务,初中着急完成高中的任务,高中提前完成大学的任务。君不见,小学一二年级就有老师布置写完整的作文了,而三四年级就想把记叙、抒情、议论各种表达都落实好。这样做,其实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为。学生为了完成老师的任务,只好东选西抄,甚至求助家长代写,自己真实的体验和发现因为不太会表达,或者来不及说好而被悬置一旁。

 

岂不知,新生命不需要刻意装扮。正如种子生来就是有根的,有力量的,有冲破泥土的勇气的,我们只须等等它们,给它们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等它们以自己的独特形状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好。学生写作文,随着他们生活视野的一步步打开,认知也会不断提高,对同一个人或同一件事在不同阶段会有新的发现,甚至,对“在作文中写真话”这几个字也会有独属于自己的见解。让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对变化着的人或事有不同的指认,这才是“写真实”的意义。要相信学生说真话的力量,相信一句句真话累积起来的能量,说真话的过程就是以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的过程,是认识自我、提升自我、成就自我的过程。不能着急让抄来的好词好句占领独属孩子们的精神领空。

 

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阶段的精彩。小学生只绽放童真的光芒就很可爱,只说自己能说好的话,不着急为文章涂脂抹粉。初高中生是人格形塑期,最不能束缚和限制他们的思维和想象,因为这是生命活力的源泉。要知道,他们是我们教的对象,同时也是我们学的对象。本期《掀起你的盖头来》一文提及这样一个学生,他对着学校刚移栽来的老树,无法抑制悲悯之情,其理由是:“作为教育学生的地方,不能做这种违反自然伦理的事。树要慢慢地生长,我们不能急功近利,学校,是播种的地方,是栽树的地方啊。现在竟然靠移栽老树来装扮‘历史悠久’,面对陌生的土地,饱经沧桑的老树能适应吗?”这段话所流露的,仅仅是学生独特的看待事物的眼光吗?我更多看到的,是阳光下一颗饱满的麦粒散发的光泽。

 

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让我们共同聆听、品享自然拔节的轻响。

 

(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6年第3期“编后絮语”)

作文课,你带什么进课堂

作文课,你带什么进课堂?


 


张水鱼


 


浏览一下本期目录不难发现,这一期杂志里的作文课例比较多,集中在“交流”和“教学”板块里。


 


“交流”板块中,首先是全国首届“三新”作文教学研讨会上的优秀课例——《如何写好喻体》的一课三评。再就是“湖北省高中语文青年教师优质课竞赛”获奖课例的集中展播,包括教学实录5篇,教学设计5篇。另有蒋红森老师就此赛事写就的观察文章《作文指导的效益在哪里》。


 


“教学”板块的首篇,特别安排了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老师在深圳执教的一个课例,以及倪岗老师的品鉴文章。


 


这样密集地展示作文课例及点评文章,我们的编辑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启发大家思考一些关于作文课的问题:什么样的作文课是一节好课?作文课可以领着学生走多远?立足学生的作文成长,作文课上教师应当在哪些方面着力?作文课,我们应该带什么进课堂?


 


上面的疑问,不是一次思考就可以厘清的,这次,我们不妨把关注点放在作文课里的教师身上,看看作文课上,教师需要带什么进课堂。


   


众所周知,作文就是准确表达自己,表达出自己的情意、自己的观点,或者自己的需求等。作文课上,要把这些给学生讲明白,呼唤他们主动来做这一件事,并辅之以技术层面的指导,对教师来说,这,并不是一件轻省的事情。


 


首先教师自要懂写作,要有写作的经验。其次要清楚学生这个写作群体的认知水平,有意识地去亲近他们,体会他们的情意。还有,要清楚地知道课程标准里对于中学生写作的要求,研究教材上每个单元编排的写作教学内容,并据此选择合宜的材料,计划教学进程,调整教学节奏,创新教的方式,组织有效的学习活动,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在写作过程中历练、提升。


 


这些环节,每一个都可能和一个或一些学生发生关联,催生或熄灭学生的写作火焰。从这个角度看,教师带什么走进作文课堂非常有研究的必要。在本期刊登的优质作文课例里,我们可以看到——


 


教学创意中,他把自己丰厚的积累经过精心提炼带进课堂,如余映潮《学一点“咏物”技巧》。


跟学生交流同一话题时,他把自己的发现带进课堂,轻触学生思维的琴键,如周忠进《拨动生活的琴弦,点亮思维的火花》。


而她们,借助一张白纸,把鲜活的生活带进课堂,如毕兰《于常处挖掘,以妙思著文》、米瑞娟《纸随心动,心音共鸣》。


针对学生司空见惯的景物,她把自己的写作下水文带进课堂,如刘丽娟《观察生活细节,写出心灵感悟》。


她引导学生跳出“为我”的眼光,把自己写作深掘的经验带进课堂,如薛莲《“不同”的追求,别样的风韵》。


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他把自己当学习资料,干脆让学生拿自己“看图说话”,把“自己”带进了课堂。(如向浩《如何写好喻体》)


 


教师这些立足写作经验的积累、发现、示范,具备一种激发、唤醒功能。它们激活了学生生活体验,唤醒了学生写作欲望,把“写|”变成了学生急于做好的事情,就像他们期盼成长一样。


 


也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黄厚江老师的“共生”作文教学研究提出过一个写作观点:语文教师要带着作文的种子或火种进课堂。这个种子或者火种,“它可能是一则材料,可能是一点灵感,可能是一次写作体验,可能是一个写作困惑,可能是一篇没有完成的习作,当然,也可以是一篇比较完美但并不完美的文章”。


 


蒋红森老师的文章里,对作文课的批评较多,但每一个批评内容里都同时提示着建设的方向,非常值得我们玩味。在解决的方案上,他给出的建议是“引导学生审视自己的作文对象”,我这里姑且追加一句:作文课,请带上作文的种子进课堂。


 


(本文为《新作文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5年第7-8期“编后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