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创造什么

 


编辑创造什么


 


——2016年迎新会上给《新作文》编辑的微讲座


 


张水鱼


 


我的老领导蔡智敏老师曾写过一篇文章《教师创造什么》,答案是:教师创造未来。对这个答案,做过教师的我非常认同,但我当时已转岗做一名编辑,所以我开始追问自己一个新命题,那就是编辑创造什么。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因为我们所做的东西,不可以是平均水平。平均水平是温呑水。我们的产品只有优质才算合格。只做60分的产品迟早会被淘汰掉。优质的产品需要优质的人来做,可以肯定,走进我们这个行业并且能留下来的,都是优质生命的集合体。我们是高于平均意义上的读者,以及作者的。否则,我们的刊物就不具备引领意义。所以,我们需要随时保持创新的状态,以创造来维持我们的优质。一日不创新,我们就会堕于平庸。


 


编辑创造什么?我思考的答案是:


 


把一篇普通文章编辑成一篇好文章就是创造。


改良一个旧栏目,想到一个新栏目就是创造


把同样的一张16开纸设计得赏心悦目就是创造。


做好一个专题的策划,写好一个点评就是创造。


写好一则有关注度的编辑应用文就是创造。


以自己的写作带动读者的写作就是一种创造。


想办法约到了想约的好作者就是创造。


敢于走到读者群里言说自己的杂志就是创造。


把编一本杂志当写一篇文章一样驾轻就熟就是创造。


在杂志之外,构建一个读者与作者充分交流的平台更是创造。


营造一个编读发的良好生态是最高意义的创造。


 


列了这么多,想说的是:我们的工作,创造无处不在。


 


编辑创造什么?编辑创造完美。


 


办刊是一种有章法的游戏。这种章法跟写作一样,需要积累,需要构思,在构思之后慎重提笔。


 


不要说我们的工作平庸无奇,事实上,我们的工作大有丘壑。在我们手握朱笔横扫千军,或是密密缝织时,我们应当自信地告诉自己,我们在做多么有创新性的事业,工作着的我们是多么的美!


 


“创造”不会自天而降,因为创造不是灵感。


 


创造来自工作的积累。同样的工作,用心收集思考者得“创造”;


 


创造来自内心的需求。因为创造是自内而外的发现,它与心灵的高度成正比。


 


创造来自激情,只有充满激情的人才会以心来付诸工作,创造才会在他庸常的工作中闪光。


 


创造是个性的。没有独立钻研精神的人就没有创造。凡是进行过独立创造的人,都必然经历这样一个过程:第一,定义所做的内容。第二,考察所有的可能性。第三,选择最佳方案。第二个环节尤其重要,当你因工作受挫感觉颓丧时,要善于问自己:是不是穷尽了所有的可能性?


 


创造又天生离不开团队。因为创造往往来自互相的激发与碰撞。团队是由人组成的。进一步说,团队是由人的互动组成的。团队是饱含着情感和力量的组织,也是饱含着创造力的组织。以全社学习《论语》为例。在我们最早拿到硬皮本的《论语》,提出每人都有讲《论语》的任务时,谁都为我们封发、统计等部门的人捏着点汗。但事实上,他们不但讲了,还讲得很接地气很有新意。现在,看到凝聚着我们集体智慧的《“论语”读·感·论》一书摆放在面前,里面收录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文章——这不是团队的创造又是什么?


 


再以中学版为例,通过全国首届“三新”作文教学研讨会、山西省实验中学国子监八班的编读交流,以及通宝育杰中学的专题讲座三次整体行动,编辑们有了跟名师面对面请教、走上讲台跟学生互动、给小读者留言签名等新体验。活动之后,团队成员也有了进一步与读者亲密接触的新行动,达成了构建自己的作文专题研究的共识。我们坚信,有了专题研究意识的编辑团队,我们的创造将更精彩。


 


我们是我们的时间、梦想、行为的总和。我们的产品也是这三者的总和。缺一不可。


没有时间,就没有保证。


没有梦想,就没有激情。


没有行为,就没有推进。


 


我们《新作文》的工作,是“新”的艺术,也是创造的艺术。“新”就是不同,就是特别。因为不同才能够成为新,因为特别才能够有魅力。当我们创造时,我们收获的是唯独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的特殊之处,我们的本性,我们最新的自己。从这点出发,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因为有享受与成长同在,我们的时间无从浪费。让我们享受这样的创造性的“新”工作。


 


遇到困难时,我们一定要坚信,我们都是独特的人,是生动的人,是有力量的和有尊严的人,我们会积极地思考问题,知道我们的工作连接着什么、需要什么和能够带来什么。“罗辑思维”的罗胖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说,世界不再是一个金字塔,你成功我就不能成功;世界是一个仙人球,每个人都是那根小刺,大家可能同时到达顶端。我们的每一个工作链条都有创新的一环,我们每一个部门都可以针对自己的工作特点,发现和预知问题,考察所有的可能性,选择最佳方案解决问题,创造属于自己的完美工作。


 


创造的唯一障碍就是等待。等是等不来的,让我们在探索中写下2016年的创新篇章。


 




 

我所理解的与我所践行的

我所理解的与我所践行的


                                   ——2013年工作总结


 


     语文报社研发中心 张水鱼


 


 


   日子滑落到2013年的年末时,我意识到,这是我编辑工作的第十个年头了。那么这一年的工作总结注定不只是局限于这一年的工作总结,我更想做的,是对于十年编辑工作的总结。


工作中做了什么,怎么做的,这个问题与另一个问题息息相关。那就是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即所践行的工作总是应当与所理解的工作具有精神上的一致性。


对于编辑工作,我的理解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理解是卖时装,你那看那编辑把刊物分板块,分栏目,挑选合宜的文章安排在合适的位置,希望引起读者关注,使读者受益,这个过程与时装店老板搭衣上架,等待顾客盈门不是有惊人的相似点吗?第二阶段的理解是做厨师。记得刚进研发中心创办了《作文素材快线》杂志之后,因为同时兼着《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编辑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工作思维也常在教师来稿与学生作文之间打交集。那时适逢我的腾讯微博开张,于是在“个人说明”里写到:我是一个女厨,上班给老师学生做饭,下班给老公孩子做饭。那时,老公和孩子正好是我的工作对象,分别是老师和学生。而我手头的两本杂志正好对应他们。于是编辑如做饭的比喻就坐定了。那么,这二者的契合点在哪里呢?那就是,都有选择食材的过程,都有加工过程,都有明确的服务对象。第三阶段的理解是在我驾车之后。驾车的最高境界是,人车一体。这个理论嫁接到做杂志也是一样的,编辑的趣味与水平直接决定着杂志的趣味与水平。不管是卖时装也好,不管是做厨子也罢,自己的欣赏品味与手艺水平都是至关重要的。鉴于以上的认识,我认为编辑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间断地从不同侧面提升自己才是关键。


以上是我对编辑工作的理解,接下来说说自己所践行的。


首先是追问。我常常被这样一些问题困惑,然后是不断求解。这些问题是:你了解你所做的工作性质吗?你了解你所供职的语文报社,《语文教学通讯》杂志吗?你主持“备教”“课堂”“测评”“写作”板块,你这方面的基本功如何呢?你作为研发中心的首席编辑,研发的使命是什么?你审读并定稿《作文素材快线》杂志,“素材”与“作文”之间究竟有怎样的联系?记叙文的素材运用与议论文的素材运用有什么质的区别?诸如此类,等等。这些问题促使我必须行动。


其次是动手。为了能跟杂志的读者作者对象对话,我试着像他们一样开始写作。首先试写了一组“教材研读”的文章,有80多篇的样子,陆续发表在学习报的“名师读课文”栏目里。然后在《新作文》杂志开办了“作文理疗室”专栏,以触摸写作教学的命脉。这样的写作尝试使我对杂志里自己编的内容定位更准,当然,工作也更高效。如果说,十年来我的工作还有点成绩,主要依赖于工作之外的历炼。当然,我所说的历炼也不只限于写作方面,还有知识的积累,资源的盘点等等,让知识和经验都流动起来,成为工作的一个大背景与支撑点,这就是我十年编辑工作的最重要的总结。如果具体问2013年的工作,我的回答主要是:应对与顺延。岁末之时,对《作文素材快线》的栏目调整有一些创新的想法,2014年会积极调试,于此不再详列。


    要补充的一点是,不论是我的理解,还是我的践行,都一直在成长中。


 


     (从温州“全国现代诗教学研讨会”上回来,总编室小姑娘催交工作总结,说已是截止日,上午下班时匆匆附就,有点文不对题,但所幸这样的内容领导也不会看,只是差使之一种,从要求写一千字就知道啦。再说,就是看也不会当命题作文来要求文题合拍。于是只写自己最想写的这几句话,写完后竟有点珍爱之感,因为内中全是真言,故留于此暂充博文一篇,以回馈常来我博上又失望而返的朋友们——因为,好久没有发新东西上来了,自己入户都有点羞赧。岁末之时,节日连连。祝各位朋友在不同的节日里都找到属于自己快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