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读课文3:错出来的美丽

错出来的美丽


——《记承天寺夜游》中的移情作用


           水鱼


苏试《记承天寺夜游》是一篇精致的小散文(全文仅84字),精致如一株花。有根,有茎,有叶,有花。根,即文章的背景部分。文字中能透出的信息是“闲”。茎,即流畅的叙述线条。文章开头交代时间,“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接着叙述起因,“月色入户,欣然起行”;然后交待路线,“寻张怀民”、“相与步于中庭”赏月。叶,即文中巧妙的铺垫部分,这主要表现在一些精用的字词上,如“月色入户”的“入”,“欣然起行”的“欣然”,“念无与为乐者”的“念”,“寻张怀民”的“寻”。花,即文章的华彩部分,这是以一个整段推出的精粹比喻句。如下: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对于这个句子,人们一般是从比喻的角度去品味欣赏它的美丽。但我们可以从更美的角度来欣赏它。这就是“移情”的手法或者说是移情作用。


你看,在这段叙述文字中,有作者的一个错觉在里面。那就是明明是绿竹和翠柏于月光里投在地上的倒影,因为某种特定的场景和心情,作者竟把它当作是藻、荇等水草在水里浮动。但正是因为这一错觉的产生,才使作者产生了独特的美感体验。作者将这种独特的美感体验用文字表述出来,便构成了上面这副谐和的美妙意境。这种因为错觉而产生的美感体验在艺术表现上称为移情作用。


那么,究竟什么是移情作用,它又有些什么特征呢?朱光潜先生《文艺心理学》里有一段精湛的描述也许能启发你对于它的认识:
  
在聚精会神的观照中,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往复回流。有时物的情趣随我的情趣而定,例如自己在欢喜时,大地山河都随着扬眉带笑,自己在悲伤时,风云花鸟都随着黯淡愁苦。惜别时蜡烛可以垂泪,兴到时青山亦觉点头。有时我的情趣也随物的姿态而定,例如睹鱼跃鸢飞而欣然自得,对高峰大海而肃然起敬,心情浊劣时对修竹清泉即洗刷净尽,意绪颓唐时读《刺客传》或听贝多芬《第五交响曲》便觉得慷慨淋漓。物我交感,人的生命和宇宙的生命互相回环震荡,全赖移情作用。


这里,朱光潜强调“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往复回流”,既以我的性格灌注于物,同时也把物的姿态吸引于我,这当是移情作用的主要特征。


在本文里,还有一个移情作用的明显的例子,是“月色入户”一句。月色是一个客观的物象,它可以照得进来家里来,可以射入家里来,但作者在此着一“入”字后则境界大变,这一字的介入,把月光拟人化,写得自然而生动。在这里,月光似乎懂得这位迁客的寂寞无聊,主动来与他作伴,有来慰藉这位失意的诗人的意味。作者同类表达的诗句还有:“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里的“转” “低”“照”的主语都是月,是月亮转过朱红色的门,低低地射在窗户上,照着屋里无眠的人儿。   


那么,苏轼为什么对“月”这个意象情有独钟,这种移情作用又是怎样产生的呢?一般来说,物的形象是人的情趣的返照,物的意蕴深浅和人的性情密切相关。正如陶渊明爱菊,因为他在傲霜残枝能看到孤臣的劲节,林和靖痴爱梅花,因为他在暗香疏影中看到了隐者的高标。同样,苏轼喜欢写月善于写月,因为他在“月”的意象中凝着自己的痴心追求,他以“月”为知己者也。苏轼一生仕途失意,长期被贬,忠心难酬,无以为遣,他的繁复心事以月为倾诉对象,自然与月心心相印,这一点从他的其他诗句中也可以看出来。


在《记承天寺夜游》中,作者因“月色入户”,便“欣然起行“,此句暗含作者欣然应约之意,作者好像听得见月亮的邀请,他好像就要与月亮进行潜心交流——他已把月当久违的朋友了。可不是吗?我们回头再来看一下文章的经典句子:“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这里是在描画竹柏影吗?非也,一切都在为写月色服务,月色美妙如何?“如积水空明”,意谓像积水充满了院落般清澈透明。这不禁使我们想起他的“明月几时有,把洒问青天”的追问,那时,他也是站在这样一个月色融融的院落里举杯问月的吧。


    月入得户来邀人,人举杯邀月赏月赞月,物我两忘,浑然不觉,错得何其美丽!

案例共品(征稿):诸葛亮的阴招

               案例共品:诸葛亮的阴招


按语:《诸葛亮的阴招》是山东枣庄一位教师写来的教学案例,该案例只有事实描述,没有分析与问题解决的过程。对此案例中的教师和学生所为,你有什么看法?可以直接在该日志下留言,如果你对此案例能够进行深入剖析,并能在分析的基础上给出解决方案。可以试着写成文章,发送电子邮件至bj@ywtd.com.cn,稿件将择优于《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发表。文章要求自拟题目,限600-2000字内。


 


 


诸葛亮的阴招


—教学《隆中对》随记


教读《隆中对》时,我设置了“评价孔明”的环节。出乎意料的是,有个学生竟说他发现了诸葛亮的阴招。


他叫马强,虽然个子不比别人矮(座位在最后排),学习却不比别人强。当时,在我连续指名几个学生发言后,他主动地举手,我就让他站了起来。


他说,诸葛亮在南阳当农民的时候就很自傲,常常把自己比作管仲、乐毅,是吧?可惜,没有人承认,只有他的哥们徐庶相信。那时,刘备在新野,混得也够惨的,很想招贤纳士。徐庶就向刘备推荐说:“我的朋友诸葛亮,真乃卧龙,将军见见他吧。”


刘备说:“那你跟他一起来呀。”徐庶说:“像我朋友这样的人,您怎么能召见呢,您得亲自去拜访。”于是,刘备亲自登门,头两次没见着是诸葛亮故意躲避。第三次,刘备终于“顾”上了他。


说到这里,有些学生沉不住气了,急着问:“诸葛亮的阴招在哪里呢?”马强摇了摇头回答:“这还不明摆着,——三顾茅庐嘛。”


没等同学们议论,他接着解释:“所谓三顾茅庐,全是诸葛亮的一手策化,目的就是为了抬高自己。他故作高深莫测,摆谱,好让刘备言听计从,就同徐庶设计了这么一出戏。”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有些情不自禁,“你有证据吗?”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不求闻达于诸侯。”他背诵着,看了看我,接着问:“你会相信吗?我觉着那是装出来的。他本来就是想闻达于诸侯!要不,他不会自比精英,也不会在刘备来的时候对天下大事那么清楚。那个时候,没有报纸、电视,他一个农民怎么会对天下大事知道得那么清楚?还不是一门心思地到处收集政治情报,谁能说他没有企图?”


是呀!我也觉着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又感到与通常的解读不大对劲。“还有吗?”另一个同学的追问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马强又说:“在隆中对的时候,诸葛亮对刘备说,曹操为什么能以少胜多打败袁绍?那不是天意,那是人谋,是曹操用人用得好。这话就是在诱导刘备要重用他。”


快下课了,我想作结,急忙提醒:“你知道诸葛亮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吗?他品德高尚、鞠躬尽瘁、足智多谋,绝不是单纯的明星偶像,可以说是……”没等我讲完,马强就露出了一脸的不屑。


这时,下课铃响了。“谁要还有不同的意见请下课后到办公室跟我探讨。”可是,“下课”二字刚一出口,马强就离开座位朝教室门外跑去。


唉,面对这样的学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编辑读课文2:从景物的主观性特征说起

从景物的主观性特征说起


                 水鱼


自然存在的景物与文章中的景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自然存在的景物指物质的客观性存在,而文章中的景物指反映到人的大脑中用文字表达出来的东西。景物要反映到人的头脑中,有一个反映全面不全面的问题,人要用笔把这种反映表达出来,又有一个表达准确不准确的问题。这样,自然中的景物与文章中的景物肯定是有着分别的。如果说自然中的景物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么,文章中的景物则是自然物的客观条件加上人的主观条件的影响而产生的,是夹杂着人的主观成分的景物。也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清人王国维说:“以我观物,万物皆着我之色彩。”意思是说,我从我的角度来看事物,我看到的事物必然包含着我的认识和情感等在内的。


同所有的写景散文类似,《小石潭记》中的景物也明显地打上了作者柳宗元的主观性烙印。


《小石潭记》选自《永州八记》,系柳宗元被贬永州以后所写。它画廊式地展现了湘桂之交的永州八景。这八记是:《始得西山宴游记》、《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小丘西小石潭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从这八景的题目可以看出,《小石潭记》本名《小丘西小石潭记》,小石潭原是小丘西边的潭水。小丘何谓也?从《钴鉧潭西小丘》的文题可以知道它就在钴鉧潭的西边。那钴鉧潭呢?不过当地一个以“钴鉧”命名的潭水罢了。也就是说,小石潭原是钴鉧潭西边的小丘再往西的一个无名潭水或者说一个大水洼罢了。但是,在柳宗元的笔下,这里的水、鱼、树、石相互映衬,构成了一副美妙谐调的潭水图画。


你看这里的水。它的声音,“如鸣佩环”;它的性状,“水尤清冽”;它的情态,“皆若空游无所依”(从鱼儿空游来反衬水的清澈柔美)。


你看这里的鱼。有数量,“潭中鱼可百许头”;有情态,“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尤其最后一句最为精彩。我们知道,鱼本无情感的。这里的鱼却“与游者相乐”,其实,这句话换一下主宾关系才更接近于真实,读者又何尝不可以看作是心情很好的作者柳宗元在与鱼儿“相乐”呢?


你看这里的树。“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那青青的树和翠绿的藤蔓缠绕在一起,织就一张绿色的网,点缀在小潭的四周,那参差不齐的枝条,随风摆动,不也在与小潭“相乐”吗?


你看这里的石。“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坻”即为水中的高地;“屿”是小岛;“嵁”、“岩”都是岩石的各种形态。这些石头形状各异、千姿百态,又“全石以为底”,这么样说,小石潭完全是一个由各种形态的石头围出的池潭,这个小石潭虽然无名,但它多么独特啊,在这里,又有作者柳宗元多少发现的惊喜与乐趣在里面呢?


别着急,你回过头再看一眼这个小潭——水清,鱼趣,树茂,石奇。但作者并没有就此而止,还要乘兴追寻其源头,“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美的体验在此达到一个高潮。


从以上这些近乎完美的风景画般的描写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贬谪时忘情融入山时那短暂的快乐生活。但从“其境过清”等句子也不难发现他贬谪生活中不时袭来的孤凄悲凉的心境。


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美的问题,完全是一个主观情感体验问题,因此主体的主观态度如何,就成了决定美与不美的重要依据。他还说:“若果说一个对象是美的,以此来证明我有鉴赏力,关键是系于我自己心里从这个表象看出什么来,而不是系于这事物的存在。”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解读和写文章就可以获得一种全新思路。那就是当我们解读文章的时候可以试着从景物描写中品读作者的情感和心境;我们写文章的时候,又可以以景物描写为依托来传递情感、表达思考。

碎语:读书的危险

                读书的危险
    
    读书的危险有多种。
    只要发现一本书就积极地去读是一种危险。因为书是需要甄别着去读的。
    读什么信什么是一种危险。因为书里写的不一定都是对的,还需要你在读的时候根据自己的现有经验去判断。
    企图和每一本书都去对话是一种危险。因为那会无谓地浪费你许多的时间。
    但是,聪明的,你还是要去多读书,因为你尚不知道我上面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对的。书读得多了,关于读书的道理自然就明白了。

编辑读课文1:走进母亲的“小我”世界

走进母亲的“小我”世界


 水鱼


研读邹韬奋《我的母亲》时,我想到了李宗吾先生在《厚黑学》中列出的一个图,大意是,“我”在核心,外面一圈是家人、亲人,再外面一圈是朋友,再外面一圈是乡亲、再外面一圈是国人,再外面一圈是人类、再外面一圈是生物等。这个图意在说明人的利益、情感,是一圈一圈向外扩展的,这一番话是很有道理的,也很精辟。但在这里我无意于讨论此论点的精妙,我把这个图展示出来意在让你看到作为“自己”的那个我的存在。并想和你一起走进《我的母亲》中的“母亲”的“小我”世界。


这里的“母亲”—–浙江海宁查氏是一个被众圈包围的生命个体,通过“走进”,我们来了解她作为个体的生动和鲜艳着的生命。“走进”,是作者邹韬奋在《我的母亲》的写作中呈现出的一种独特表达方式。也是我们研读文本的一种方式。


在这里,为什么又要强调作者的“走进”呢?这是因为,“我的母亲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生的那一年是在九月里生的,她死的那一年是在五月里死的,所以我们母子两人在实际上相聚的时候只有十一年零九个月。我在这篇文里对于母亲的零星追忆,只是这十一年里的前尘影事。”(《我的母亲》进入中学课本时的删节部分)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1936年,此时他已40岁。作为一个中年人,要回忆起二三十年前的童年生活片断里的母亲,自然影影绰绰的。这在文中的“大约”“模糊”“记不清”“大概”“也许”等词语的运用上可以看出。此时的我来体会母亲的感受,既有彼时就留存下来的记忆,又有此时作为成年人的理解、感悟,甚至猜想。这种理解、感悟和猜想就是“走进”。


那么,此时作为一个中年人的“我”走进母亲有什么发现呢?


作者首先提及的是母亲没有名字的独特的“姓名”。我们知道,姓名是人类个体的标签。但浙江海宁查氏的真实名字是他的儿子“至今”所不知晓的。作为儿子的他知晓的是:“像我的母亲,我听见她的娘家的人们叫她做“十六小姐”,男家大家族里的人们叫她做“十四少奶”,后来我的父亲做官,人们便叫做“太太”,始终没有用她自己名字的机会!”(《我的母亲》进入中学课本时的删节部分),这一句话,将母亲的家庭形象或曰社会形象表露无遗。


接着作者着力刻画了母亲“活泼的、欢悦的、柔和的、青春的美”的个体形象。母亲看到许多孩子玩灯热闹,便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也许蹑手蹑脚到我的床前看了好几次,见我醒了,便负着我出去一饱眼福。”这个以“也许”领起的句子里透着作者对其母亲疼爱自己的洞悉和感念。言语中渗着浓浓的情意,这里的叙写是以人类恒久和共通的情感为基础的


再下来是关于那个令人叹赏的经典事实的叙说。这就是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挨打哭着说“打得好”的片断。这一段中的有个细节我们有必要回放一下,如下:


—-我心里知道她见我被打,她也觉得好像刺心的痛苦,对我表着十二分的同情,但她却时时从呜咽着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里勉强说着“打得好”。她的饮泣吞声,为的是爱她的儿子;勉强硬着头皮说声“打得好”,为的是希望她的儿子上进。


这里充分体现了“小我”的“母亲”的十二分真切情态。在这个细节中,母亲既疼爱着那心头肉般的儿子,不忍其受一点儿皮肉之苦,又因认识有限觉得这种惩罚的方式是有效果的,期待着严训使儿子成才。为着儿子能因此上进的目的,“母亲”无奈地装着坚定地喊着那违心的三个字“打得好”,以至于最后泪如泉涌,令人唏嘘感叹。母爱是撒在你伤口上疼在她心上的那把盐。谁说的?


但你在感慨之余不要忘记,所有的场景都是在“我”的观察和感受下再现的。是因为有这样一种理解和感受,“我”的笔下才呈现出了母亲这一番丰富的“小我”世界。


母爱是缤纷的,母爱又是丰富的。只有走进母亲的内心,我们才能看到母爱的原色。文到末处,我想说的是,在你试着表述你的母亲或者其他亲人的时候,你想到过把你的感受和理解深入到母亲或其他亲人的“小我”世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