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新时期的微型写作课


  近两年,随着“微写作”考题的出现,“微型写作课”这个名词也随之渐渐走进中学作文教学研究者的视野。
  可以肯定,微写作也好,微型写作课也罢,不是天降奇兵,它们一直都在,它们存在的时间远早于这些新名词的诞生。不过,既然现在冠以这样的特定名称,自然深深打上了新时代的烙印,呈现出新的面貌和功用。鉴于此,我们有必要在新的时代需求和学科发展背景下,把它们放在语文研究的视野里,立足于培养公民写作基本素养的层面进行重新打量。这样的审视与打量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推陈出新,实现其最大化的价值追求。
  由此,我们的7&8合刊拿出将近一半的篇幅刊发了浙江慈溪市及其周边地区的一组微型写作课例。这些课例,或从遣词造句入手,或从仿段入手,或从作品风格入手,或从主旨情趣入手,由语言形式到语言内容,在学而有困的写作细微处用力,指导学生的写作练习,努力从不同角度诠释“微型写作课”的操作路径,呈现出丰富多元的特征。这些课例不都是完美的,但这种探索的努力值得肯定,有价值,也有意义。
  编校这一组课例,我们的视点不得不聚焦在“微型”二字上。什么样的写作课例就是微型的?微型之“微”表现在哪些方面?“微型写作课”的精义是什么?
  什么样的写作课例就是微型的?从这些课例共有的特点可以窥知一二。这些课例,从微观层面构建写作课,指导学生进行微写作,把写作教学作用于学生写的过程中。这一组稿件的提供者,慈溪市教研员沈建军老师这样概括:“微型写作课,立足于学生写作过程的精细化指导,在细微处指导学生写作,在困难处解决写作问题。其关键词是:聚焦、分解、归纳、还原、反省。”上海师范大学课程论博士邓彤老师认为:“微型写作课之‘微’体现在目标的微化、内容的微化和写作教学支架的微化。微型写作课目标单纯,内容明确,环节清晰,非常便于课堂教学、活动、检测、反馈。”他们的论断递给我们一把解读微型写作课的钥匙。
  微型写作课是相对于传统写作课而言的,如果说,传统写作课以传授知识概念为主 ,强调多读多写,教学流程上庞杂费时,教学内容以写成篇文为主的话,那么,对微型写作课可以做这样的理解:它从学生的写作起点出发,切口小,运转快,教学内容是由具体的写作问题而起,重视生活情境和交际语境,课堂上学生的写作常以片段式为主。
  那么,微型写作课的精义是什么呢?
  第一,微。目标具体而微,强调一课一得。微型写作课的学习任务明确,一般来说,主要写作练习的内容是:写好一人一事,写好一景一物,写好一情一理,写好实用文。
  第二,实。面对生活情境,面对学生学习困境和提升需求,解决现实问题。
  第三,创。形式上就地取材,灵活多变,教学设计上富有创意。
  基于以上特点,微型写作课走进老师们的研究视野,就不难理解了。它的确能为中学写作教学带来新的生机、新的生长点,也有望促进传统写作课程转型,向写作教学的精致化迈进一步。


                                 (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6年7&8期“编后絮语”)


 


附本期微型写作课的核心内容:


第一编    基于文本阅读的写作课  


第二编    基于任务活动的写作课 


第三编    基于生活应用的写作课 


第四编    基于问题解决的写作课


第五编    基于应试指导的写作课

像小树一样生长

 


 


像小树一样生长


——在《新作文》实验基地学校授牌仪式上的发言


 


张水鱼


 


在这样隆重又诗意的早晨,站在我们卫庄初中的校园里,我跟大家分享交流一个话题“像小树一样生长”。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个大年三十的傍晚,爷爷就会问我,你想长高些吗?当然想啦,我说。那就抱着椿树去蹦蹦吧,椿树长得可快着呢。于是,我们姐妹们就会真的去抱着椿树蹦三蹦。在心里头,我们早就认定了这一株树为好朋友,跟着它体会生长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这个故事太美好了吧?我喜欢我们家乡的每一种树,每一株树。想起它们,我就充满力量。在心里,我总是默默地对自己说:


像泡桐树一样,美美地生长。


像白杨树一样,茁壮地生长。


像椿树一样,不屈不挠地生长。


 


亲爱的同学们,今天《新作文》杂志与你们结缘,是因为“作文”。“作文”也是一株小树啊。你写的作文,就是一株你自己培植,跟你的精神世界互为映射的小树。请你现在闭目想一想,你培植的这株小树长势怎么样呢?它的根扎得结实吗?它伸出枝干了吗?它的枝头有绿色吗?开出小花来了吗?


 


《新作文》杂志也是一株树啊。它是我们的编创团队用精心编稿的方式为你栽种的一株大树,一株伴读伴写伴成长的作文树。我希望这株作文树能与你形成学习上的对接,并在你的生命里留下美好和快乐的音符。


这株树的根深扎在生活的泥土里,她的枝丫迎向智慧的蓝天,树叶婆娑表达着对你的情意。而在她的内部,她涌动的汁液,她伸展的骨骼,她不断绽新的皮肤都昭示着生长的努力。她是有灵魂的,跟你们一样。


 


《新作文》杂志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许多优秀的青春生命的集合体。这里有你的同伴,有优秀的学长,来自全国各地的名作文教学名师,以及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学弟,学妹们。它是一扇立体多元的窗子,透过它,你闻得到文字的馨香,听得到海内外的风声,感受得到不同地域同龄人的七彩生活,了解得到不同个体精神世界的丰富与差异。


 


之所以一本杂志能让你看到这么多,是因为,一篇真正的好文章,它展现的是个体心灵世界的魅力。有一个老师在给我们投稿时说:我就是作文。换句话说,你的文章就是你自己。写好你的文章,就是健全你自己、成就你自己的一种方式。呵护好你的作文小树,就是呵护好你的精神原野。


 


同学们,春天来了,时令上的春天,时代的春天都在线。而你们是春天里最明媚的朝阳。请问:你要做怎样的人?是被动接受的人,还是主动思维的人,是听命他人的人,还是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人?


 


今年初春,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征求意见稿)中,指出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综合表现为9大素养,具体为社会责任、国家认同、国际理解;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审美情趣;身心健康、学会学习、实践创新。而在第六条“审美情趣”里,有两条内容,这两条内容都跟写作有关。一是感悟鉴赏。重点是学习艺术知识、技能与方法;具有发现、感知、欣赏、评价美的意识和基本能力;具有健康的审美价值取向;懂得珍惜美好事物等。二是创意表达。重点是具有艺术表达和创意表现的兴趣和意识;具有生成和创造美的能力;能在生活中拓展和升华美,提升生活品质等。我真切地希望,我们的同学能够把这些核心素养做为自己能力发展的目标,把表达自己感悟与体验的写作,作为实现目标的有效手段。在写作中发现自己,认识自己,成为自己。


 


在你开启你的写作之旅后,《新作文》是伴行的马车。作为《新作文》实验基地的学生,我们为你提供素材,为你传授技能,也为你提供发表的平台。在我们的杂志上,一直有一个“基地学校”的栏目,主要为基地学校的学生发表提供舞台。舞台搭好了,我们只等着你带上你的剧本,自信满满地登场。


 


站在家乡的土地上,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我们绛县的同学,作文本上的文字是有生机的,有力量的。像我们家乡的山楂果一样,红亮亮,水嫩嫩的,味道十足。同时,我们的文章从我们自己出发,通向亲友,通向故乡,通向社会。做写作的主人,伴随着写作快乐地生长。最后让我来朗诵一下略加改编的李宇春唱的一首歌的歌词,作为结束语。这个歌的名字是“和你一样”。我希望,我们的杂志,我们的作文教研,和英姿焕焕的你们一样。让我们一起,像小树一样生长。


 


和你一样


谁在最需要的时候轻轻拍着你肩膀


谁在最快乐的时候愿意和你分享


日子那么长,我在你身旁


见证你成长让我感到充满力量。


记住现在正划过我们身旁的时光


谁能预料未来茫茫漫长,你将多么美好


笑容在脸上,和你一样


大声唱,为自己鼓掌




 


 

旧作:聆听、感受与思考

聆听、感受与思考


                                       


             水 鱼


 


20091215号这天走到办公大楼门前时,天上还依稀飘着点小雪,于是低着头快速走向台阶,上得台阶后才发现高高大大戴着大沿帽的太原市语文教研员宋晓民老师正堵在楼门口,于是猛然记起社里上午安排的听报告的事儿,赶紧招呼着到了总编办。这时,太原市高中教研员李文忠、小学语文教研员梁俊峰老师都已经在了。我不仅在心里叹道:市长们都来了。(常听语文老师们这样评价教研员,说各地市的语文教研员就等同于各地市的语文县长和市长。)


 


因为工作的关系,这三位教研员老师都有过交往,他们的文字也或多或少地看到过,在自己参与编写的杂志和兄弟报刊上。特别是因为2009年杂志新栏目“活动现场”的采写,曾前往听过老师的报告,及宋晓民老师作的示范课。但像今天这样能集中地听到三个学段的教研员的报告,还真是第一次。


 


会议由总编办主任裴海安老师亲自主持。首先发言的是高中语文教研员李文忠老师。他依着四个关键词:“课程、教学、考试、报刊”阐述了四点内容。一是从课程说语文教学现状,二是从课堂中看教师缺少什么,三是从考试看学生缺少什么,四从报刊说编辑过程中的难点。关于课堂的缺失,他主要谈到两点核心内容,一是课堂中缺少高质量的问题设计,二是课堂对话中缺乏高质量的点拨。是啊,新课程固然将学生放在了教学的重要地位,但教师作为知识传递者的作用是决不可以忽略的。设计意味着什么?就是教师对一堂课的构想,而高质量点拨的前提是教师对教材内容的深入把握。这两点的缺失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教师素养的亟待提高,意味着教师“教”的实践需要以科学的方式来开垦。谈到不同文体的写作这一块,李文忠老师有一个精妙的比喻,他说:一篇篇文章正如一座座房屋,不同房屋的窗户具有不同的作用,如果是家居窗,它的作用首先就是挡风遮雨,如果是碉堡上的窗口,它还要在嘹望之外起保护作用。类似这样生动可感的比喻式说法还有很多。他的精妙解读赢得了一阵阵掌声。


 


接下来是初中教研员宋晓民老师发言。老师的发言侧重于中考阅读题评价,他在叙述了现代文阅读命题应该关注的角度及命题趋势之后,重点爆料了中考中的七大问题,即:①试题考点单一;②考点有偏颇;③考题庞杂凌乱;④内容肤浅;⑤思维要求过高;⑥表述不尽合理;⑦相互间有关联。所举实例都是近两年各地的中考题。针对这七大问题,他不仅注重于“是什么”的说明,而且注重于“为什么”的解析,这样深入的剖析,既展现了他作为中考命题人的立场和原则,同时给编辑们上了一堂非常好的中考题认知课,他谈到的七大问题无疑对编辑考题方面的稿件具有很重要的参照价值。他还谈到“情感才是散文的核心线索”这一立论,我非常认同,联系自己研读课文的写作实践,以及最近一期编辑的江苏连云港市王旭彤老师的文章《散文中的“情”字教学》,更深刻地感受到情感培育在中小学阅读与写作中的重要作用,以及探索文学作品教学的意义与价值。


 


小学教研员梁俊峰老师的发言中,重点谈了新课程教材的特点,以及作为课程资源的小学老师的素养问题。她谈到,这两年小学教材的变化比较大,教材编写上灵活性大了许多,与此同时,空白点也留有许多,教材急需要二次开发,而小学教师因为本身的素养问题,开发教材有难度,这是回避不了的事实,由此她进一步说明了小学教师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希望报刊能提供相应的服务。老师的发言,深入浅出,丝丝入扣,基本上每一个话题都与报刊作了链接,这一点让在座编辑们深为感动。


 


几个教研员发言结束后是互动环节。编辑们就工作中的疑点、难点与三位专家进行了进一步的交流。最后,会议在老师语重心长的总结中结束:“他们的讲座精彩、实在、有用。听讲过程中,我们分享了他们对语文的思考和智慧。希望我们听了这次报告之后,能走进中小学的课改实践,感受课程改革的气息,了解中小学教师学生的需求,调整自己的编辑思路,完善编辑方案,提高编辑素养,更好地为读者服务。”


 


很充实的一个上午。聆听着专家的报告,感受着课改的步子,思考着自己手头的工作,体会着精神的敞开和吸纳过程,的确是一种享受。作为《语文教学通讯》的编辑,大多时候进行的是一种“看”的工作,总感觉自己站在一个交叉口上,看得见教师,看得见课堂里的学生,也看得见教研员。但作为有引领意义的刊物编辑,我觉得只看到是不够的,关键是需要融入,融入后再拔出,要试着站在立交桥而不只是平面的交叉点上。由高而低总揽全局,要看,更要聆听、感受、思考。


 


 


 

写好属于自己的故事

写好属于自己的故事

 

张水鱼

 

做编辑十多年,第一次这样成规模地使用西藏语文老师的稿件。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来自西藏的自然投稿少,另一个是对那里的教学状况不够了解,约稿时心存忐忑。

 

这次,因为参加5月底“西藏优秀语文教师助力班”教师培训,才踏上了雪域高原,也才真正走进了西藏老师们的教学生活。用了一整天时间,我们听了来自西藏7个地市的40多个学员的读书报告。西藏特殊的地理环境,注定了扎根西藏的语文老师所讲的故事更丰富曲折一些。在听读书报告的时候,除了听到他们的读书感悟,他们的生活世界和心灵世界也一次次震撼着我。

 

真实的世界自然是独特的世界。我深信每个老师把自己真实的故事写出来都是一笔宝贵财富:对自己是一种精神的梳理;对朋友是一次有浓度的交流;对学生而言,不仅丰富了他们的听闻,而且在写作上也会产生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对教师的写作教学而言,这也是一个写作思路与技巧最好的探索过程,比一般的在赏析他人文章中总结写作规律更加有效。

 

于是有了这次特别约稿,有了“我的故事”这一新栏目的设置。

 

回到这一组稿件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旷远而细腻的精神世界——

 

 

何止杨柳在笑春风?浩瀚银河,无边宇宙均可,生命之花在笑春风中绽放,生命之光在笑春风中四射。(于久永《笑春风》)

 

笑容如格桑花一样纯洁和幸福。它喜爱高原的阳光,也耐得住雪域的风寒。它随着季节变换五彩的颜色,美丽而不娇艳,柔弱但不失挺拔,“幸福的笑容带来更多幸福”。 (魏丽娟《格桑花一样的笑容》)

 

 黄土,我与妈妈都抚摸过。这黄土,传递着七千里的爱。师伦《一抔土,千里的

 

我的故事还将继续,但不管故事怎样,它都将是我的歌,是我生命之歌,是有着我独特生命体验的青春之歌。(李波《我的故事我的歌》)

 

独自一人走在西藏这样的环境中,时常感觉自己单薄得如一张纸,被风一吹就会穿透。特别是在高原的阳光之下,那种大地的重彩画中,那种云和水的梦幻色彩交织中,自己好似一只小青蛙或一棵小草,不知从哪里来,能到哪里去,在那样的极美极险中,我想人不信仰点什么是不可能的。(寸艳华《寸妈妈的信仰》)

 

 

这些文章,有西藏元素,有个人情意。读他们的文章,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生活,感受到爱、笑容与正能量。

 

我们阅读到的,是有生命力的写作。因为是写自己的故事,真正唤起了他们切身的感受和体验。这样的写作,是作为一个独立人的写作,是善其身的写作,是主动性很强的写作,是想方设法寻求最好的表达方式来进行的写作,是我们的作文教学呼唤的真性情写作。

 

我们对学生写作的期待,何尝不是如此呢?

 

本期封面人物陈兴才老师在他的《人生之大事,教育之担当》里对于学生写作真性情的呼唤,对于“真写作”与“假写作”的辨析振聋发聩。“我们教师应该知道什么才是真作文,什么才是好文风”“从写作的根本目的出发,我们应该鼓励学生以一个公民的身份去写作”。

 

我们呼唤的一个公民的写作,就是这样本色表达的写作。

 

相信每个学生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引导学生写好属于他们的故事,自然能够去掉模式,摆脱樊篱,也更接近于上述所勾勒的美景。

 

(文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2015年第11期,邮发代号:22-74)

 


 

从绘形到绘心

从绘形到绘心


   


                                                      张水鱼


 


这一期杂志里,比较惹眼的是三篇跟“老师”有关的稿件。老师是学生作文里上镜率最高的人物之一,研究老师形象的写作,对于写人的作文教学自有其积极意义。


 


一篇是来自湖北省初中语文优质课竞赛的获奖课例《与师同行——写人作文指导》。这个课例立足于写人作文,在“写什么”上着力,引导学生“走近”“亲历”“进入”,体悟自己的作文对象,在体悟中搜寻并筛选有价值的作文材料。


 


一篇是江苏生态作文教学团队的周文忠老师提供的教学个案,展现的是一节生态作文课的打磨过程,文题是《关注学习起点,注重写作体验》,其中三次艰涩的调整过程,让我看得有些纠结。它让我感受到了当下作文教学的缓慢尴尬尽管周老师在调试中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反思力。


 


索性掉转头,放松心情,细读一篇回忆老师的好文章吧。《回忆我的长辫子老师》是一篇意外来稿,题目是编者后来加上的,刊登在“交流”板块的“八面来风”栏目里,作者是一个与中学作文教学不搭界的社会人士。刊登这篇文章,一是因为它的写作因本刊而起;二是有意呈现一个自然状态的写作者的文字样本,立此存照,以便让我们思考正在做的与所期望的之间的区别。


 


我们不妨设身处地感受一下,一个中年律师,偶然间翻看这本研究中学作文教学的杂志,里面的内容与他目前的工作生活相去甚远,但正是这种偶然,使他有机会看到了文字背后那么多清一色的语文老师。他阅读,同时也在对比。于是,他的不同阶段的语文老师形象浮现于脑海——有些事,也有些人,竟还是那样清晰,那样刻骨,于是,情不能已,提笔成文,甚至连题目都来不及去专门设置,更不去想那目标性很强的发表与否的问题。他写作,只为有事要记,有情要抒,有感要发。从这样的写作状态里,我们看到的,不正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语文能力与写作素养吗?这样一种“愤”“ 悱”状态下写到自己的老师,情感、体验、省悟自然都在场。他刻画的长辫子女老师自然不只是求“形似”的人物形象,还有从“心”出发省悟到老师彼时的生存状态,对恩师的感激与敬重都融在淡淡的叙述文字里。


 


三篇稿件,两篇是指导写作的课例,一篇是回忆性散文,本不具有可比性,但这三篇稿件都关注或体现了写作主体的真实体验,努力实现从绘形到绘心的提升。


 


我曾听见一个小女生和大她七八岁的姐姐同唱《大城小爱》,两个嗓子和音准都很好的女孩,唱出来的味道竟是那样的不同。原因很简单,一个是羽翼未丰的青涩女生,一个是奔波在大城市里正享受甜蜜爱情的熟女。小女生唱的是音准,熟女唱的是情韵;小女生唱的是故事,熟女唱的是心事;小女生唱的是他人,熟女演绎的是自己。二者之间,一个在尽力渲染,一个在表达心声。从绘形到绘心之间,不只是看见,更需要经历,需要切肤的体验,以及从体验出发升华了的感受和理解,当然,还有时间。


 


然而,谁又能说小女生唱的歌没有她独特的吸引力呢?又有谁能说,若干年后,小女生成长为熟女,不如今天的熟女唱得更完美呢?


 


倾听小女生唱的歌,同时努力成就她的灿烂演唱,表达我们的欣赏,并对她的成长充满期待,这是我们的作文教学研究正在做的极有价值的事。


 


(文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5年第10期“编后絮语”)




 

致读者朋友


致读者朋友

——写在2015年新年之际

 

张水鱼

 

用了这么一个郑重的标题,是因为想在这迎新的氛围里说几句诚挚动情的话。

做编辑十余年,拥有了很多读者和作者,熟悉他们的文风就像熟悉我的方言;更何况,在我的记忆屏幕上还存储着那么多张生动的表情和那么多次火热的教研场面。读者是我们的朋友,作者也是我们的朋友,有时候,甚至于感觉“读者”和“作者”这两个词语也都成了好朋友一样。

作者用投稿来说话,读者用反馈来说话,而杂志,用品质来说话。正如一篇文章会打上作者的烙印,一本杂志也必然渗透着编者的意图,等待接受读者的检验。所以,您在杂志上看到的每一点变化,往往是我们反复求证后的结果;每一次改版,我们都慎之又慎。

本刊走到2015年,是她创刊的第十一个年头了。这十一年来,本刊从来没有停止过努力和创新。从板块的构思到栏目的设想,从稿件的编选到版式的创新,从专题的确定到课题的引进,我们的目光始终聚焦在“中学作文教学研究”这几个字上,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和怠惰。

“中学”,这是我们服务的田园。中学阶段是少年学子最有生长性的年龄阶段,吟唱是这个阶段的学生们的天性。我们的作文教学如何能更好地承载、促进他们的生长,是我们常问常新的命题。

“作文教学”,是语文教学的半壁江山,也是语文教学活动里最有生机的一部分,是学生语文学习的创新之旅、实践之路。行至这里,他们会在文字的河床上且歌且舞,而学生文字的星光里,折射着教师智教的魅力。

 “研究”,是一种有深度的开垦方式。光有犁铧还不够,还得有激情,有毅力,有智慧。刊物是实践与研究共融的原野,教学实践者既能从理论文章中求得印证和引领,同时又为理论研究者提供了新的研究案例,二者之间,很难说孰高孰低,大家都处在同一个对话平台上。

作为国内罕见的专门从事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的刊物,我们深知肩头责任之重大。让中学语文教师教有所依,是本刊唯一的和全部的使命。

即将到来的2015年,本刊将继续秉承新作文杂志“前沿、开放、敏锐、创新”的办刊理念,在以下几方面进一步着力:

一是拓展视野的内容要增加,会及时播报各地教学研究动态,跟进各地研讨活动,让大家互相看得见,走得近。我们深知,无法拓展自己视野的教师是无法拓展学生的视野的。

二是向经典要珍宝。一方面向文论要写作方法,另一方面向经典课例要教学经验,我们对此会专门开辟新专栏予以推介,并进行提炼式的品析。我们懂得,经典的永远是恒久的。

三是文稿形式上尽量活泼。杂志的空白处会利用小插件的方式穿插一些生动可感的别样写作内容。比如“文言小博”“写作故事”等,还会辟栏目刊登教师的性情文章。我们认为,“以写作影响写作”才是写作教学至道。

对于老师们的来稿,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体现着温度和情意的文字。我们的研究,毕竟是针对中学生的作文教学,希望读者读到方法的同时,也能读到感动,读到振奋。

有位作者这样说,好的文章会呼吸,因为作者始终在场。

还有位作者这样说,发表文章构成了自己思想的跑道和精神的街道。属于自己的文章有时总会以一种熟悉的气息来修复人生中的某种缺憾,给自己一种无可替代的慰藉,并且不断地肯定自己的灵魂。写着就意味着生活着,思想着,爱着。

我们认同这样的写作认识。

我知道,我们的期待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不小的裂缝,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弥补这缝隙,还期待朋友们批评指教,扶持帮助。

祝愿朋友们新年快乐。

 

(本文为《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5年第1期卷首)

 

 

写好属于自己的比喻句

写好属于自己的比喻句


 


                                                                             张水鱼


 


十一月初的深圳毫无秋意,依然是绿意盎然。在这春天般的秋天里,我有幸听到一节别出心裁的写作课,做课者是龙华新区的一位年轻女老师,课题是“喻体的选择”。这是龙华新区关于比喻修辞的一节教学研讨课。


课的起始阶段,老师借用朱自清《春》里的比喻句引领学生学习比喻修辞的知识,然后让学生以“落叶”为本体写一个比喻句。孩子们很可爱,入情入境、搜肠刮肚地寻找自认为恰当的比喻句汇报给老师:


落叶像孤苦的老人。


落叶像流浪的孩子。


落叶像一场秋雨。


……


深圳的秋色不明显,落叶自然也极少,孩子们所搜寻的比喻句并没有描绘出深圳地面上的落叶形态,他们用比喻句描述的落叶基本上是想象中的落叶该有的那个样子。


写一个比喻句,看起来是简单易行的造句小技,其实写好并不容易,因为好的比喻句是有个性的,它往往需要用经历和体验来说话。一个比喻,它可能是一种观察,也可能是一种发现,还可能是一种理解,甚至是一种参悟。有时候,一个比喻句的酝酿要经历好几年的时光。


我想起了我在去年的工作总结里写过的三个比喻句,关于编辑工作的。


编辑工作像卖时装。这个比喻句诞生于我应聘编辑工作时。当时主编说你先写写你对编辑工作的理解吧,我就以此比喻句为核心写了短文呈了上去。你看那编辑老师把刊物分板块,分栏目,挑选合宜的文章安排在合适的位置,期待它们引起读者关注,使读者受益,这个过程与时装店老板娘搭衣上架,等待顾客盈门不是有惊人的相似点吗?


编辑工作像做厨师。这个比喻句诞生在受命创办一份新杂志之际。创办杂志和做厨师的契合点在哪里呢?那就是,在做饭开始之前心里要先有一桌菜的样子,有食客的形象,工作中都有选择“食材”并精心加工的过程,最重要的是,自己不爱吃的“饭”千万不能端给读者。


编辑工作像驾车。这个比喻句诞生在我学会驾车之后。驾车的最高境界是人车一体,这个理论嫁接到做杂志中也是一样的,编辑的趣味与水平直接决定着杂志的趣味与水平。编辑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间断地从不同侧面提升自己才是关键。


写第一个比喻句时,我了解了编辑工作的流程;写第二个比喻句时,我明白了编辑工作的创造性;写第三个比喻句时,我具有了编辑工作的整体意识。这三个比喻句伴随我工作到现在,这是属于我自己的比喻句。


“喻体的选择”,这个课题太有张力了,它让我浮想联翩。感谢做课的燕子老师,所以我写了下面的一句话与她共勉,同时把这句话送给龙华新区一起听课的语文人,以及恰好阅读了这篇文章的您:


——写好属于自己的比喻句。


(本文见《新作文》初中版2015年第1-2专辑卷首)




 

教学写作的智慧

教学写作的智慧


 


张水鱼


 


通读《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4年第11期的时候,也是我主编的丛书“初中语文智慧课堂”付梓之际。对这套丛书的出版,我满心的喜悦与期待是可以想见的。但实际上,也略有一些遗憾。在我的构想中,这一套关乎课堂之智的丛书,不仅包括文本解读、教学设计、课堂生成、课例品评,还包括教学反思与教学写作。但因为精力不济,教学反思与教学写作两本书目前还躺在摇篮里昏睡。这里就我的“未完成”, 并结合这一期所编辑的稿件说几句话。


教学是一门艺术。它既是创造的艺术,也是沉淀的艺术。教学中的创造主要集中在课堂实践;而教学沉淀的形式,一是反思,另一个便是写作。在教学中,大家比较熟知的是那一幕幕极相似而绝无雷同的课堂演奏,而对课堂中些微的不适与突发的质疑缺少洞察,这被忽略的一部分往往是教学的有效增长点,对这些不和谐音符进行反思并写作,对于同仁们来说才更有意义。从邮箱的一个个邮件标题看过去,老师们写来的稿件大多是教学实录、教学设计、新题导写,而有质感的教学反思,有探索意味的课堂调试,对课堂里学生学习状态的描画却很少见到。


同所有的写作一样,对于教学写作来说,观点是关键,思考是核心,“怎么写”的问题也非常重要。从哪个视角开始你的写作,从哪个角度开垦你的写作内容,怎样对你的教学实践“一鸭三吃”,分门别类地进行提炼,是最能体现教学写作之智的地方。


封面人物徐赟老师的文章里有一段文字这样说:针对学校开展的一次活动,可以写出短消息,对活动进行报道;可以写一篇记叙文,叙述事情的经过;可以写一篇议论文,论述活动的意义;可以专题描写活动场景、人物的心理活动;也可以拟写活动主题语、活动策划书、邀请书、主持人解说词等等。徐老师这样的引导,相信老师们大多也做过,但有没有想过,面对同样的一次作文教学课,你也可以做这样多层面的开垦呢。


徐飞老师的文章《贴近自我,注重思辨》中,有一个“坚持定点研读”的策略。说可以引导学生定点研读某个“熟悉的陌生人”,某本蕴含智慧的好书,某种“有意味” 的文化,形成自己的“独家素材”, 就可以反复运用,化一为万,应付无穷了。老师们的写作素材就是你的教学生活,面对你教学生活中的特异事件,反复咀嚼,从不同层面进行阐释,一样可以精彩于教学写作。


奚桂云老师的《园丁赞歌,记叙要选好角度》里,有一个摄影师的说法比较贴切。同样的风景,主要看摄影师的拍摄角度和取景。高明的摄影家,由于其独特的视角,极为注意选择适当的角度来组织材料,安排场面,配置作品中景物各部分的位置和相互关系,拍出来的也许就是一幅艺术珍品。文章的写作视角同样有如此妙用,角度最能体现个性。角度选好了,文章便成功了一半。我的导师刘庆昌教授说过这样的话:“一般来说,想的时候,往大处、远处、高处、深处想;写的时候,从小处、近处、低处、浅处多做文章。”深以为然。


纵观本期文章,课例多了点,案例少了点;平实表达多了点,灵动变化少了点;大文章多了点,精致小文少了点。心思细密的读者朋友可以在此空白处多做努力。


教学写作的智慧,不过如此。


(文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第11期“编后絮语”)





 

做你的小矮人

做你的小矮人


 


张水鱼


 


女儿小时候,特别爱听白雪公主的故事,于是我就一遍遍地读给她听。对这个故事,她能熟练地背出一段话又一段话。


 


女儿很快就长大了,12岁时个子便超过了我,而且人们说,她出落得跟白雪公主一样的美丽。“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她的嘴唇像血一样红,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她的美丽让我欣喜,她的高挑让我惊异,也让相貌平平的我每每汗颜。和女儿一同走出去,朋友们笑着打趣:是你亲生的吗?


 


所以,即便是女儿长成了漂亮的白雪公主,我也从没敢以王后自居。相反,我倒颇似那白雪公主近旁的小矮人。


 


像童话里的小矮人一样,我厮守在她身边,感受着她的成长,体会着她心中的喜悦和忧伤。她开心时我内心窃喜,她忧伤时我默默陪伴。回报我的,是她时不时地来摸摸我的头发,哼唱她自己喜欢的歌,或者说几句娇气的话。我知道,她已经是这个世界里的那个单独的她了。


 


她的生命和我有关,但她只属于她自己。她不惧昆虫,喜欢小动物,与大自然有着天然的亲近。她在网上建博客,把我帮她起的网名“鱼种子”改成“小特立”。对于身边司空见惯的事物,她总能发现一些新异之处,从新视角指认它们的特点。此外,她经常跟我进行经验分享,叙说关于明天的梦。她所说的和所做的,有好多超出了我的经验和想象。


 


想想也是,面对和女儿一样大的学生时,我也常遇这样的尴尬。站在讲台上,我的身高还不及有些学生。课堂上与学生对话,思维常因他们的创见而擦亮。坐在编辑部里,学生的来稿常让我拍案惊奇。不能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不一定更高,但他们的世界一定比我的更美,更纯洁,更有生长力,更值得呵护与赞美。


 


无论是我捉粉笔的手,还是握红笔的手,面对着他们白雪公主一样纯净的心田,我写得小心谨慎,画得万般细腻。


 


女儿长大后,我很少唱儿歌了,但有一首儿歌却常萦心间,一不留神就唱出了声:“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小房子,刷得很漂亮。刷了房顶又刷墙,刷子飞舞忙……”这个词曲跟小矮人“嗨唷,嗨唷”劳动的场面多么契合。我愿意伴着这样的旋律,做一个为他们的青春小屋涂彩的小矮人。


 


做你的小矮人,那个踮起脚尖,为你的特立和纯美而欢呼的人。


 


(见《新作文》初中版第11期“卷首”) 

秋 望

秋 望


 


张水鱼


 


 


秋天,天生是用来眺望的。


首先是秋高气爽,具备了眺望的条件,然后有九月九日登高望远节日的召唤,再还有“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等佳句美谈激荡心间,此季不望,有负良时。


事实也是如此。你看吧,赏金菊的,看红叶的,登高望远的,像开春时节一样,秋望的人儿“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


打捞与秋有关的记忆时,最先涌上来的竟是几个以秋为关键字的小伙伴的名字。秋月,秋菊,秋燕,秋霞,秋香……这些名字优雅动听,诗意灵动。没有问过这些名字的来历,也用不着问。名字的美好,在悠长的呼唤和应答声里,韵味已满满的了。


接着涌上记忆的,是大学时住我上铺的同学小艾。好像也是刚入学不久的十月份光景,同学之间互相还不太熟悉,为了加强联谊,班里要每个宿舍做一份生活小报。在给报纸命名的时候,小艾的提议得到了舍友们的一致认可。她的提议是“秋心”,秋心为愁。在那个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这个命名太符合我们这些青春小女生的审美了。当时,不知有吴文英“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句子在先,对她的发明简直是很崇拜。


还有一个笔名是秋子的高中老师,也很善于弄词品句。我曾收到她的一个创意作文的教学片段,叹为观止。她的创意是“风马牛不相及”。


课堂上,秋子老师发言了:大家都说风马牛不相及。但这节课我们作文小练习的题目是,写一段话,把风、马、牛三种事物联系起来。于是有许多创意微作文诞生了。有的把风、马、牛编排成了童话故事,有的写成了微剧本,其中有一篇组合成了小令,仿马致远写了《天净沙 秋色》:


秋风稻场田家,耕牛金穗篱笆,山路山歌肥马。夕阳西下,丰收人要回家。


虽是仿作,描写的秋色图也堪称丰满,把我记忆中那火红的情愫激活了。它让我想到院里一筐筐的果实和粮食,以及那完成了使命倚在墙根的玉米秆垛、芝麻秆垛、棉花秆垛,以及秋风中传颂的快活而响亮的乡音。


记忆收回,凝视办公桌上关于杂志明年的改版方案时,我又开始了另一种眺望。特殊的工作,已经使我们养成这样的习惯,那就是在秋的时节里试着体味春心。


我们在考虑2015年改版方案的同时,也在准备2015年春天第一期杂志内容。春天的封面,是绿色还是红色?春天的卷首,是成长式的呼告还是寄语式嘱咐?春天的写作,关于雪花还是关于翠柳?


别人问起我最近在忙什么,我喜欢这样回答他们:在秋天里做春天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秋天不是收割,而是种植、养育。秋天是一个开始,是一个有关春天的梦,状如叶子的梦,泥土的梦一样。


秋望,秋的思絮串成行。


 


(本文为《新作文》初中版2014年第10期卷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