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语文是什么?

语文是什么?


何二元


 


“语文”是什么?叶圣陶先生早在1949年就说过,“语文”是“语言文字”,口头为语,笔下为文,合成一词,就称“语文”。


然而,由于中国文字是以单音节为主的,凡双音节以上的词语几乎都可继续拆分。“语文”一词引发了后人拆字的热情,有的说语文是“语言文学”,有的说语文是“语言文章”,有的说语文是“语言文化”,还有的说是“语言人文”,形成了“一语多文”的混乱局面。


说语文是“语言文学”的,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天下文章一分为二,一为实用文,一为艺术文(文学),语文教学就是用实用文学习母语规范,用艺术文学习母语变通(艺术)。显然,把语文仅仅说成“语言文学”是不完整的。


那么,“语言文章”应该可以吧?因为文章就包括了文学和非文学作品,叶老也曾一度动摇:要不要把语文定义改成“语言文章”?后来加了一条说明,说假如“文字”不仅理解为一个个的字,还包括成篇之书面语,那么还是“语言文字”比较准确。是的,假如把诗歌、戏剧、教科书等都说成是“文章”,的确不太合适。


说语文是“语言文化”,一度非常时髦。“文化热”流行过程中,文化是个筐,什么都能装,“文化热”流行过后,语文又接过了这个筐。于是乎,语文课上什么都讲,就是不讲语文。


如今最时髦的就是“语言人文”了,说语文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那么,科学性要不要了呢?科学性才是和人文性统一的一对儿吧?


又有引进西方语言学高深理论的,说语文应该是“言语”不应该是“语言”——这是批评叶老的。但是,即使西方语言学理论,语言不也包括了“语言”和“言语”吗?谁说叶老的“语言”里面就没有“言语”呢?把“口头语言”作为语文的重要内容,难道不就是重视“言语”吗?


这些事情中小学语文界争论了几十年,至今没有结果。


如今,大学语文又在争论这事,这次事情有了转机。马克思说:“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反过来说,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中小学语文争论不清的事情,在大学语文研究中可能得到解决。


为什么呢?因为中小学的语文课,确实是综合性的。其课程内容不单是文学,而且也是文化、人文,乃至政治思品,都应该承担的义务,所以在这个阶段争论语文课的性质,争不清。高等教育阶段就不同了,大学分科日细,大学语文再不解决定位问题,别说被“边缘化”,从根本上消亡都有可能。你说大学语文是“语言文学”吗?那么中文系可以开出许多文学鉴赏课,唐诗鉴赏,宋词鉴赏,《红楼梦》鉴赏,哪一门课不比你大学语文专业?你说大学语文是是“语言文化”吗?那么又有“中国文化概论”,各种文化专题讲座,哪一个不比你大学语文正宗?你说大学语文是“语言人文”吗,那么马列、毛概、邓论,以及中西方哲学,难道让它们“边缘”,你来主流?于是逼着大学语文寻找自己的位置,最后发现,唯有在母语教育领域,大学语文可以找到自己的家园。大学语文是“母语高等教育”。在这个领域里,当然也有别的一些课程,但是大学语文绝对处于核心地位,是一门核心基础课。


这样,我们就又回到了叶老等语文前辈设定的起点:语文是“语言文字”,包括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再细分就是“听说读写”的能力。文学、文化、人文,当然也是要的,但那是教学的“凭借”,凭借了这些“例子”来训练“听说读写”的能力。


这就是语文。


                                  (摘自《语文教学通讯》学术版2011年第2期)

《转载:语文是什么?》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