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读课文1:走进母亲的“小我”世界

走进母亲的“小我”世界


 水鱼


研读邹韬奋《我的母亲》时,我想到了李宗吾先生在《厚黑学》中列出的一个图,大意是,“我”在核心,外面一圈是家人、亲人,再外面一圈是朋友,再外面一圈是乡亲、再外面一圈是国人,再外面一圈是人类、再外面一圈是生物等。这个图意在说明人的利益、情感,是一圈一圈向外扩展的,这一番话是很有道理的,也很精辟。但在这里我无意于讨论此论点的精妙,我把这个图展示出来意在让你看到作为“自己”的那个我的存在。并想和你一起走进《我的母亲》中的“母亲”的“小我”世界。


这里的“母亲”—–浙江海宁查氏是一个被众圈包围的生命个体,通过“走进”,我们来了解她作为个体的生动和鲜艳着的生命。“走进”,是作者邹韬奋在《我的母亲》的写作中呈现出的一种独特表达方式。也是我们研读文本的一种方式。


在这里,为什么又要强调作者的“走进”呢?这是因为,“我的母亲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生的那一年是在九月里生的,她死的那一年是在五月里死的,所以我们母子两人在实际上相聚的时候只有十一年零九个月。我在这篇文里对于母亲的零星追忆,只是这十一年里的前尘影事。”(《我的母亲》进入中学课本时的删节部分)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1936年,此时他已40岁。作为一个中年人,要回忆起二三十年前的童年生活片断里的母亲,自然影影绰绰的。这在文中的“大约”“模糊”“记不清”“大概”“也许”等词语的运用上可以看出。此时的我来体会母亲的感受,既有彼时就留存下来的记忆,又有此时作为成年人的理解、感悟,甚至猜想。这种理解、感悟和猜想就是“走进”。


那么,此时作为一个中年人的“我”走进母亲有什么发现呢?


作者首先提及的是母亲没有名字的独特的“姓名”。我们知道,姓名是人类个体的标签。但浙江海宁查氏的真实名字是他的儿子“至今”所不知晓的。作为儿子的他知晓的是:“像我的母亲,我听见她的娘家的人们叫她做“十六小姐”,男家大家族里的人们叫她做“十四少奶”,后来我的父亲做官,人们便叫做“太太”,始终没有用她自己名字的机会!”(《我的母亲》进入中学课本时的删节部分),这一句话,将母亲的家庭形象或曰社会形象表露无遗。


接着作者着力刻画了母亲“活泼的、欢悦的、柔和的、青春的美”的个体形象。母亲看到许多孩子玩灯热闹,便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也许蹑手蹑脚到我的床前看了好几次,见我醒了,便负着我出去一饱眼福。”这个以“也许”领起的句子里透着作者对其母亲疼爱自己的洞悉和感念。言语中渗着浓浓的情意,这里的叙写是以人类恒久和共通的情感为基础的


再下来是关于那个令人叹赏的经典事实的叙说。这就是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挨打哭着说“打得好”的片断。这一段中的有个细节我们有必要回放一下,如下:


—-我心里知道她见我被打,她也觉得好像刺心的痛苦,对我表着十二分的同情,但她却时时从呜咽着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里勉强说着“打得好”。她的饮泣吞声,为的是爱她的儿子;勉强硬着头皮说声“打得好”,为的是希望她的儿子上进。


这里充分体现了“小我”的“母亲”的十二分真切情态。在这个细节中,母亲既疼爱着那心头肉般的儿子,不忍其受一点儿皮肉之苦,又因认识有限觉得这种惩罚的方式是有效果的,期待着严训使儿子成才。为着儿子能因此上进的目的,“母亲”无奈地装着坚定地喊着那违心的三个字“打得好”,以至于最后泪如泉涌,令人唏嘘感叹。母爱是撒在你伤口上疼在她心上的那把盐。谁说的?


但你在感慨之余不要忘记,所有的场景都是在“我”的观察和感受下再现的。是因为有这样一种理解和感受,“我”的笔下才呈现出了母亲这一番丰富的“小我”世界。


母爱是缤纷的,母爱又是丰富的。只有走进母亲的内心,我们才能看到母爱的原色。文到末处,我想说的是,在你试着表述你的母亲或者其他亲人的时候,你想到过把你的感受和理解深入到母亲或其他亲人的“小我”世界了吗?

《编辑读课文1:走进母亲的“小我”世界》有2个想法

  1. 做子女的很少会深入到亲人的“小我”世界去体会他们的爱.
    “亲情”两个字真正体会出他的珍贵,我却用了足足33年的时间,惭愧,懊悔……

  2. 哦,这是应一家报纸之约写的一组读课文的文章之一,阅读人物,从“小我”进入,是我的阅读观点之一,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