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的小矮人

做你的小矮人


 


张水鱼


 


女儿小时候,特别爱听白雪公主的故事,于是我就一遍遍地读给她听。对这个故事,她能熟练地背出一段话又一段话。


 


女儿很快就长大了,12岁时个子便超过了我,而且人们说,她出落得跟白雪公主一样的美丽。“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她的嘴唇像血一样红,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她的美丽让我欣喜,她的高挑让我惊异,也让相貌平平的我每每汗颜。和女儿一同走出去,朋友们笑着打趣:是你亲生的吗?


 


所以,即便是女儿长成了漂亮的白雪公主,我也从没敢以王后自居。相反,我倒颇似那白雪公主近旁的小矮人。


 


像童话里的小矮人一样,我厮守在她身边,感受着她的成长,体会着她心中的喜悦和忧伤。她开心时我内心窃喜,她忧伤时我默默陪伴。回报我的,是她时不时地来摸摸我的头发,哼唱她自己喜欢的歌,或者说几句娇气的话。我知道,她已经是这个世界里的那个单独的她了。


 


她的生命和我有关,但她只属于她自己。她不惧昆虫,喜欢小动物,与大自然有着天然的亲近。她在网上建博客,把我帮她起的网名“鱼种子”改成“小特立”。对于身边司空见惯的事物,她总能发现一些新异之处,从新视角指认它们的特点。此外,她经常跟我进行经验分享,叙说关于明天的梦。她所说的和所做的,有好多超出了我的经验和想象。


 


想想也是,面对和女儿一样大的学生时,我也常遇这样的尴尬。站在讲台上,我的身高还不及有些学生。课堂上与学生对话,思维常因他们的创见而擦亮。坐在编辑部里,学生的来稿常让我拍案惊奇。不能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不一定更高,但他们的世界一定比我的更美,更纯洁,更有生长力,更值得呵护与赞美。


 


无论是我捉粉笔的手,还是握红笔的手,面对着他们白雪公主一样纯净的心田,我写得小心谨慎,画得万般细腻。


 


女儿长大后,我很少唱儿歌了,但有一首儿歌却常萦心间,一不留神就唱出了声:“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小房子,刷得很漂亮。刷了房顶又刷墙,刷子飞舞忙……”这个词曲跟小矮人“嗨唷,嗨唷”劳动的场面多么契合。我愿意伴着这样的旋律,做一个为他们的青春小屋涂彩的小矮人。


 


做你的小矮人,那个踮起脚尖,为你的特立和纯美而欢呼的人。


 


(见《新作文》初中版第11期“卷首”) 

《做你的小矮人》有3个想法

  1. 多么虔诚的说法,多么纯美的付出,在一个用心灵去想象的世界里,仰望小矮人好美好高大,因为白雪公主出落得很美!读白雪公主,不管是容貌还是思想,都是靓丽的自豪,因为一路有你的滋养和呵护!

  2. 读着这篇《做你的小矮人》的卷首语,突然想起了舒婷的《致橡树》。都很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