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2014831游于太原市郊,看到这两种花,情不能已,匆匆写来。第一种花也许真名不是茉莉,但在老家都这么称呼它,也就将错就错,体会别一种真实。花前偶感成诗,遥寄亲人,喜迎中秋——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应该生长在我家的老院

由我新婚的嫂嫂精心栽种

栽种在哥哥做买卖的电瓶箱端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应该生长在我家的老院

当读书的我从县城回返

抚她的小裙赏她的欢颜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应该生长在我家的老院

爷爷和爸爸劳动归来

净脸洗手就在花前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应该生长在我家的老院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有7个想法

  1. 这是不是茉莉,
    那叫不叫鸡冠,
    实在并不重要。
    而我只觉着:
    在水鱼眼中、心里、笔下,
    它们全是眷恋、怀想、绝唱!

  2. 一株茉莉,一朵鸡冠

    在记忆中芬芳

    在故乡的老院里绽放

    挥不去的甜蜜

    吹拂着心中的涟漪

    想起了爷爷爸爸哥哥嫂嫂

    还有满是年华的我

  3. 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她曾经开在父亲的沧桑,母亲的皱褶里;如今却到了太原。这一株茉莉,一朵鸡冠;曾经开在故乡的老屋,炊烟的心事前;如今她既留根殷殷黄土,又把思念一路带到女儿的窗帘。

  4. 水先生,您好。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学语文之友》杂志(初中段)的编辑,看了您博客上的文章,深深拜服,想向您约稿一篇。我的QQ是:670895767,期待您与我联系。感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