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那里下雪了吗

 

张水鱼

 

天不下雪的时候,对雪的思念尤为强烈。

没有雪花翻飞的冬天,实在冷寂。特别是近几年,常常盼雪盼到绝望,有时,本该入冬即到的雪却辗转到来年的春三月才露面。今年稍好些,10月中旬的时候,就有同城女友在微信圈里晒雪景。那是覆盖在树枝上和山坡上的薄薄的一层白雾,如果不点题说是雪的话,大都会视作秋霜的。然而也还是有惊喜之感,因为心底多了一丝温润。至少说明,雪已经来报到了,而且还来得这么早。问朋友是在哪里拍的,说是在西山上。

啊,雪来了,她从天上来,她来到人间先落脚在山上。

有点小兴奋,这不是我盼望很久的雪的脚步声么?看看图片里秋霜一样的薄雪,感觉上已触摸到她的指尖了。

雪从天上来,她不是凡尘的女子。

她通常选择晚上来,在人们鼾睡时轻轻叩响窗棂,为人们的清梦添一丝甜味,为一个崭新的早晨隆重着色。

她偶然在黄昏里来,任点点银粉挥洒在空气中,与街灯交相辉映,看灯晕里的银粉如何变金,照亮行人兴奋的脸庞。

她有时娉娉婷婷着来,带着欲语又迟的娇羞。你想把她含在嘴里,于是你伸出了舌头;你想把她握在掌心,于是你感受到了她的体温;等你想拥她入怀时,她却倏忽不见了。

她有时匆匆赶来,像是受人之托来转交一封信。不过她实在是位性急的姑娘,把那洁白的信笺挂在树枝上就走了,茶也没顾得上喝一口。那打算跟她表白的太阳先生也只是看到了她的倩影呢。

她有时英姿飒爽而来,披挂着她的白色大斗篷。她站在山尖上,山们全白了;她掠过树梢和房屋,树们和房屋们也都白了;她跳落在地面上时,干脆把斗篷卸下,于是地面上全白了,而且是毛绒绒的一层。

有时,她准备小住几日,出发前就准备好了三五天的行囊。那连绵不绝的雪片一忽儿小一忽儿大,一忽儿急一忽儿缓,全凭她一时的兴致。兴尽晚归时,已是满地的珠玉。

有一对母女经过,欣喜地把她们的脚印落在雪地上。小姑娘还别出心裁地在脚印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有一对情侣走来,他们以踩雪为乐。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就是他们的情话。

谁家的爸爸走出屋外,后面跟着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他们准备在这里堆一个雪人。

学校里的操场上沸腾了,这里正进行冬天里最生动最别致的一节体育课。

……

写到这里,我有点坐不住了。走到窗前,我企图捕捉关于雪的哪怕一丁点儿讯息。

你那里下雪了吗?

 

(本文见《新作文》初中版2014年第12期卷首)


 

 

《你那里下雪了吗》有7个想法

  1. 雪,轻轻悄悄地,羞羞涩涩地,莹莹白白地,从北极那头,乘着一径朔风,落在原野,散漫枝头,细细密密地在每一个期待的心田里,湿润成春日里一点一丝甚或一片一地的碧绿和芬芳。

  2. 水鱼老师想望着2015年赶紧来了,故意用注解的“2015”婉转传达岁末情结。呵呵,在2014的岁末眺望2015,也是在情理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