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

 

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

 

张水鱼

 

正如饭要一口一口地吃,真话也是一句一句地说出来的。这是读罢袁源老师作文课《枝头的银杏是白色的吗》的第一感受。在这个课例的第三个环节里,袁老师设计了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游戏里有四个题目,要求学生分别就教室、同桌、班级、班主任老师用一个词进行评价,并用一句话解释一下。

 

可以说,这四个问题是学生第一次踏进校门时就存在的热门话题,按道理说,这样的问题在初中课堂上提出来,不是太幼稚了么?但事实上,从课堂实录来看,对这几个问题的认识与表达,的确有重新审视的必要,因为它们跟另外一个老生常谈的作文话题——“说真话,抒真情”遭遇着同样的尴尬。正如评课者黄本荣老师所言,教材中虽赫然写着“写真实”是第一位的,但又有多少老师理解了这句话,并在教学实践中去落实这句话呢?

 

让学生说真话、抒真情是作文教学的共识。然而,本该在小学就完成的说简单真话的内容还有必要在初中阶段进一步夯实。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学生的每一个作文练习阶段都飞得太快了。这是我跟许多老师、家长聊天时共有的感叹。小学着急完成初中的任务,初中着急完成高中的任务,高中提前完成大学的任务。君不见,小学一二年级就有老师布置写完整的作文了,而三四年级就想把记叙、抒情、议论各种表达都落实好。这样做,其实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为。学生为了完成老师的任务,只好东选西抄,甚至求助家长代写,自己真实的体验和发现因为不太会表达,或者来不及说好而被悬置一旁。

 

岂不知,新生命不需要刻意装扮。正如种子生来就是有根的,有力量的,有冲破泥土的勇气的,我们只须等等它们,给它们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等它们以自己的独特形状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好。学生写作文,随着他们生活视野的一步步打开,认知也会不断提高,对同一个人或同一件事在不同阶段会有新的发现,甚至,对“在作文中写真话”这几个字也会有独属于自己的见解。让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对变化着的人或事有不同的指认,这才是“写真实”的意义。要相信学生说真话的力量,相信一句句真话累积起来的能量,说真话的过程就是以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的过程,是认识自我、提升自我、成就自我的过程。不能着急让抄来的好词好句占领独属孩子们的精神领空。

 

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阶段的精彩。小学生只绽放童真的光芒就很可爱,只说自己能说好的话,不着急为文章涂脂抹粉。初高中生是人格形塑期,最不能束缚和限制他们的思维和想象,因为这是生命活力的源泉。要知道,他们是我们教的对象,同时也是我们学的对象。本期《掀起你的盖头来》一文提及这样一个学生,他对着学校刚移栽来的老树,无法抑制悲悯之情,其理由是:“作为教育学生的地方,不能做这种违反自然伦理的事。树要慢慢地生长,我们不能急功近利,学校,是播种的地方,是栽树的地方啊。现在竟然靠移栽老树来装扮‘历史悠久’,面对陌生的土地,饱经沧桑的老树能适应吗?”这段话所流露的,仅仅是学生独特的看待事物的眼光吗?我更多看到的,是阳光下一颗饱满的麦粒散发的光泽。

 

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让我们共同聆听、品享自然拔节的轻响。

 

(见《新作文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6年第3期“编后絮语”)

《给种子一段慢慢生长的时间》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